-

另一邊,忠勇侯楊烈狩獵歸來之後,並冇有回到侯府,而是直接去瞭望月台,這裡是他享樂的最佳去處。

望月台修建得無比豪奢,地麵鋪設的不是大理石,而是漢白玉,房子裡麵但凡木質的結構,全都用的黃梨木。

一進入望月台裡麵,就能看到衣著暴露的侍女,個個要身材又身材,要顏值有顏值,全都對忠勇侯笑臉相迎。

作為忠勇侯權力和地位的象征,望月台之中,珍寶更是不可計數,不管是古董還是各種精美瓷器,應有儘有。

不僅如此,忠勇侯還在望月台挖了一個大水池,裡麵裝的不是水,而是上好的美酒,隻要他渴了,想喝酒就喝酒。

在酒池邊上,是忠勇侯給自己準備的肉林,雖然稱為肉林,但是卻不僅僅隻有肉類,還有各種各樣的美食,隻要他餓了,隨手就能取來享用。

總而言之,望月台是雲城最豪奢的地方,裡麵美女如雲,珍寶無數。

楊天俊的風月樓,跟望月台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忠勇侯騎著胭脂烈馬,在侍女們恭敬的注視之下,一步步登上瞭望月台的頂層,在這裡可以眺望整個城市。

雲城範圍不算太大,但也不小,內城看起來無比豪華,外城卻像是貧民窟一般。

不過,忠勇侯一般都不會去關注外城,他甚至都不會多看一眼。

雖然忠勇侯的大部分財富,都是通過搜刮民脂民膏得來的,但是他對於那些勞苦的老百姓,卻冇有絲毫歉疚之心。

忠勇侯甚至覺得這些老百姓生活在雲城,就應該心甘情願接受他的壓迫,畢竟他是雲城的統治者,是高高在上的“土皇帝”!

而雲城這些百姓,他們什麼都不是,隻配受到壓榨。

內城有無數高樓大廈,車水馬龍,一片人來人往的繁忙景象,讓忠勇侯覺得自己對雲城的治理,非常有成效。

忠勇侯看了片刻後,一名丫鬟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邊,低聲彙報:

“侯爺,夫人來了!她說您外出狩獵,幾日不見,所以要為您獻舞一曲!”

這名丫鬟話音剛剛落下,音樂聲就響了起來。

隻見江玉燕穿著一襲宮裝,出現在忠勇侯的視野中。

她的身材十分婀娜,神態嫵媚到了極點,眼神勾人奪魄,俏臉上塗抹了胭脂,簡直就是天生的尤物。

在音樂聲中,江玉燕翩翩起舞,身影翩躚,舞姿動人。

音樂聲和緩的時候,她的步伐看起來也非常柔和,細小的步子帶動身體緩緩舞動,像是風中飛舞的蝴蝶。

音樂聲激昂的時候,江玉燕的舞蹈變得富有節奏感,一舉手一抬腳,每個動作都像是落在忠勇侯的心上。

她時而旋轉跳躍,時而蹲伏著身子,露出大片雪白,並用柔媚的眼光,對忠勇侯不停送著秋波。

當忠勇侯想要多看一眼她身前的風光時,江玉燕卻又忽然站了起來,在他麵前展現了窈窕身段之後,瞬間飄然遠去。

旁邊還有幾個美豔的侍女伴舞,可是她們全都是江玉燕的陪襯,跟江玉燕一比,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