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隻能看到,自己平日裡敬畏無比的長官,此時不斷朝著葉淩天俯首作揖,那架勢,簡直比見到忠勇侯還要恭敬。

這些巡捕不清楚根由,又不敢上前探聽,隻好紛紛猜測起來:

“究竟是怎麼回事?閘官為何對此人如此恭敬,剛纔不僅因為此人嗬斥了楊少,現在看他的樣子,似乎此人纔是雲城的侯爺一般!”

“以前閘官可不是這個樣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冇有骨氣了?難道就因為對方是一位宗師,閘官就要放低自己的身段?”

“真是太失望了,徐局還不趕緊下令,把這個歹徒拿下,居然還對他禮敬有加!”

“哎,我們真是看錯了人,冇想到頭兒居然會變成牆頭草!”

這些巡捕驚訝的同時,對徐步天感到深深失望。

平日裡,徐步天耀武揚威,高高在上,無論走到哪兒都威風八麵,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誰知現在,他們卻看到徐步天奴顏媚色,麵對打傷楊少、揚言要殺死忠勇侯的凶手,竟然恭敬得超乎尋常。

一時間,這些巡捕都認為徐步天完了!

隻要這裡發生的一切,被人捅到侯爺麵前,估計他直接就會被撤職,同時還要麵臨侯爺的重罰!

葉淩天作為強大的宗師境強者,這些巡捕的議論聲,他基本都能聽清楚。

“雲城的情況,我已經基本知曉了,你作為巡捕房一把手,夾在忠勇侯跟這些老百姓之前,應該很難做!以往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葉淩天淡淡說道。

徐步天心中大喜,連忙再次躬身道:

“謝過至尊大人!”

葉淩天抬起一隻手,製止他行禮,同時冷冷地警告徐步天:“以前你作為巡捕房一把手,在雲城冇有作為我不管!可是以後,老百姓再有不平事找到你,若你因為膽小怕事,無法秉公處理,我不會放過你的!”

徐步天被葉淩天冷厲的語氣,嚇了一跳,趕緊跟葉淩天保證:“大人儘管放心,往後我絕對秉公執法,不會包庇任何人!”

當著葉淩天的麵,徐步天拍著胸脯,立下軍令狀。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相信一位至尊大人的信譽。

既然葉淩天說,自己此行來到雲城,是為了殺忠勇侯,那麼以忠勇侯在雲城犯下的累累罪行,必死無疑,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雲城冇有了忠勇侯,用不了多久,估計就能恢複正常。

到時,徐步天也不用再當權貴的走狗,可以堂堂正正做人

“蹬!蹬!蹬!”

很快,跟葉淩天交談完畢,徐步天急匆匆地走了回來。

眾多巡捕見他的臉色,比之剛纔緩和了不少。

這些巡捕心中狐疑,又不好直接問他跟葉淩天談了些什麼。

就在這時候,一個平日裡跟周奇關係不錯的巡捕,突然問徐步天:“長官,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要不要直接槍斃那個罪犯?”

“槍斃你大爺!”

徐步天一聲怒喝,冷冷地掃了這個巡捕一眼,隨後目光掃視全體下屬,發號施令:“全都給我把槍收起來,收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