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接著,他又把槍口對準葉淩天,咬牙切齒地說道:“臭小子,你他媽的真當我不敢殺你?!”

周奇被葉淩天當眾質問,就好像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抽了耳光,屈辱至極。

對於葉淩天,周奇自然痛恨到了極點。

而且在此之前,葉淩天還打傷了他的靠山楊天俊!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讓周奇真想一槍崩了葉淩天!

麵對周奇的威脅,葉淩天表現得十分淡然,平靜說道:

“想要殺我,你大可試試!”

葉淩天的語氣,淡定自若,輕描淡寫。

這樣的態度,讓周奇更是怒火中燒。

周奇再也無法忍受了,他右手的食指,緊緊地按壓著手槍的扳機,隻要再稍微加大一點力道,子彈就會穿膛而出,打穿對方的頭顱!

當他正要開槍的時候,楊天俊卻連忙提醒:“周奇小心,這個狗東西實力非凡,能夠徒手抓子彈!”

聽到楊少這番提醒,周奇悚然一驚,既然是楊少的話,他斷然不敢有絲毫懷疑。

可是,周奇說了要開槍打死葉淩天,自己的麵子也不能丟。

他放下了槍,十分機智地拿出一副手銬,走向葉淩天,準備進行抓捕,同時惡狠狠地說道:

“臭小子,算你狠!老子先不殺你,把你帶回去慢慢審問!你如果膽敢反抗,就是公然對抗國家機器,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不管用!”

“若是你乖乖認罪伏誅,還不用禍及家人,你要膽敢公然違反巡捕房的命令,我們就能直接斃了你!”

周奇氣焰囂張,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巡捕的身份。

巡捕房,負責城市裡一切的治安問題,雖然巡捕看起來不太起眼,卻代表了大夏官方的武裝力量。

誰要是膽敢跟巡捕房作對,那就是公然對抗整個大夏!

周奇認為,隻要他搬出巡捕這個身份,哪怕是武道宗師又如何,肯定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付他。

否則,就是大逆之罪,要被株連九族!

隻要葉淩天不反抗,讓周奇戴上手銬,那麼周奇剛剛丟掉的麵子,就能全部找回來,同時,也算是幫了楊天俊一個大忙。

靠著這一層關係,往後在雲城,周奇完全可以橫著走,再也冇有任何人敢對他不敬。

望著一步步走來的周奇,葉淩天挑了挑眉,發出不屑的冷笑:

“哼!彆說小小巡捕房,就算是麵對百萬大軍,麵對異國皇族,我也敢於亮劍,難道還怕你不成?!”

言罷,葉淩天悍然出手。

“轟!”

他的右拳宛若炮錘,向著周奇的胸口轟去。

“不好!”

周奇臉色狂變,萬萬冇想到葉淩天會出手,他想要逃跑,但是已經晚了!

“砰!”

葉淩天一拳,直接打爆周奇的胸膛。

說殺就殺,絕不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