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奇喊出一番豪言過後,下一刻,他直接把槍口對準葉淩天的眉心,獰笑著說道:

“狗東西,就算你是武道宗師又怎樣,得罪了楊少,終究難逃一死!識相的話,就立刻跪地求饒,束手就擒!”

周奇並冇有見過真正的宗師,也不知道宗師僅僅憑藉自身的罡氣,就能擋住飛速射擊的子彈,所以。他纔拿手槍對著葉淩天的額頭。

事實上,他也不是想藉著這個機會,直接殺死葉淩天,主要還是想讓葉淩天跪地求饒,替楊天俊找回一些麵子。

既然決定站出來,周奇就要表現出一副英勇無畏的樣子,隻有這樣才能讓楊天俊對他心生感激。

可以說周奇的做法,完全壓上了自己的性命,葉淩天如果不畏懼忠勇侯,周奇的威脅自然冇有作用。

葉淩天既然能夠傷了楊天俊,自然也能傷他,甚至直接把他殺死。

此刻,聽了周奇的威脅之後,葉淩天冇有半分畏懼,十分不屑地說道:

“你算個什麼東西,就憑你,也想抓我葉某人?”

“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字裡行間,充斥著毫不掩飾的殺氣。

以葉淩天的武道實力,即便伸出一個小拇指,也足以碾死周奇。

然而,周奇卻對葉淩天冇有太過畏懼,他晃了晃手中的槍,一臉得意,冷笑著說道:

“怎麼?你還想反抗襲警不成?老子一槍,就能送你歸西,等你成了一具屍體過後,看你還怎麼叫囂!”

若要論實力,周奇非常清楚,自己絕對不是武道宗師的對手,就算再給他五十年的時間,他也無法跟宗師叫板。

但,他的身份特殊,乃是巡捕!

巡捕房,代表著大夏官方的力量,如果葉淩天膽敢反抗,將會遭到全國通緝,甚至驚動執法司,引來無數絕頂高手。

宗師雖強,卻也無法公然對抗國家機器。

你就算再能打,一發炮彈,都能教你做人!

所以,周奇有絕對的自信,認為自己吃定了葉淩天。

周奇不停叫囂之後,葉淩天神色平靜,絲毫冇有被他嚇唬住,反而望著他,一字一頓說道:“巡捕,本應除暴安良,維護治安,而你卻成了權貴的走狗!”

“百姓被欺淩的時候,求助無門,你在哪裡?”

“雲城的外來富商,被楊天俊迫害,強行侵占店鋪的時候,你在哪裡?”

“無數花季少女,被楊天俊逼著接客,你在哪裡?”

“忠勇侯橫征暴斂,民怨沸天,你又在哪裡?”

“你不配穿這身製服,更不配活在這個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