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城,即便是忠勇侯的封地,這裡也有巡捕房的存在。

巡捕房,負責轄地內的一切治安問題,要是發現有危險分子,他們可以直接著手處理。

風月樓今日的動靜,鬨得非常大。

剛纔葉淩天將楊天俊帶出來之後,很多民眾朝著這裡聚集過來,頓時引起了巡捕房的注意。

若是在其他地方,基本上巡捕房都是相對獨立的部門,他們不會成為任何人手中操控的工具。

然而在雲城,情況卻有些不一樣。

這裡既然是忠勇侯楊烈的封地,那麼封地之內的一切政務。都是由楊烈一言決斷。

巡捕房的大小事,也要聽命於忠勇侯,簡而言之,忠勇侯讓他們乾什麼,他們就要乾什麼。

而且巡捕房從上至下,基本都是他的人,雲城的百姓都很清楚,巡捕房就是侯爺手中的一把刀。

侯爺想讓這把刀砍在什麼地方,這把刀就會照辦。

正是由於這樣的原因,聽到巡捕房的警笛聲過後,楊天俊就像溺水之人,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頓時心中狂喜。

在他看來,隻要巡捕房的人到了,自己肯定也就得救了,有巡捕房的人護著自己,葉淩天絕對不敢動手。

哪怕雲城的巡捕房相對獨立,卻也代表著大夏的官方,權勢滔天。

如果葉淩天當著巡捕房的麵,傷了楊天俊,那麼就是跟整個大夏的暴力機構作對,楊天俊並不認為,葉淩天有這樣的底氣

聽到警笛聲,周邊圍觀的群眾,頓時也緊張膽怯起來,萌生了退意。

他們可不敢招惹巡捕房,畏懼無比。

很快,幾輛警車橫衝直撞,迅速開了過來。

萬眾矚目之下,十幾個身穿製服的巡捕,一湧而出,氣勢洶洶地朝著人群大聲喊道:

“巡捕房辦事,閒雜人等,都滾遠點!”

看到這些凶神惡煞的巡捕,廣場上聚集的幾百個老百姓,紛紛散開,生怕被捲入麻煩之中。

但是,他們也冇有走太遠。

看熱鬨是人類普遍的心態,他們在遠處觀望,很想知道接下來,葉淩天會如何應對這些巡捕。

巡捕們趕走了圍觀的民眾過後,迅速朝著葉淩天這邊衝了過來。

帶隊的,是雲城巡捕房的一把手,徐步天。

“徐閘官,快救救我!”

見到徐步天親自帶隊,楊天俊心中就更有底了,立即發出大喊。

作為雲城巡捕房的最高閘官,徐步天實力非常強悍,身邊有帶著這麼多巡捕,楊天俊認為葉淩天再怎麼大膽,都不敢直接跟巡捕房叫板。

聽到楊天俊的呼救聲,眾多巡捕頓時加快了速度,呈包圍之勢聚攏過來。

看見受了重傷、狼狽無比的楊天俊,徐步天臉色狂變。

不過,葉淩天和衛雷身上散發的氣勢太過冷酷,徐步天雖然擔心楊天俊,卻也不敢貿然靠得太近,隻能衝著他焦急問道:

“楊少,到底發生了什麼,究竟是誰把你傷成這樣?”

楊天俊可是侯爺的親侄子,在雲城之內,一直都囂張跋扈慣了,從來冇有人可以欺負到他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