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淩天的聲音中暗含內勁,擴散開來,迴盪在夜幕之中。

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他們剛纔還在懷疑,這究竟是不是楊天俊!

確認過後,現在竟然有人要公開審判楊少,讓這些民眾驚訝不已。

楊天俊是什麼身份,他們再清楚不過!

那可是忠勇侯的親侄子啊!

彆說審判楊天俊了,他們甚至連說楊天俊一句壞話,都不敢。

此刻,聽到葉淩天的話之後,這些民眾內心震動不已,頓時驚歎連連:

“這個人究竟是誰,為何如此大膽?楊少可是侯爺的親侄子,他如此狂妄,揚言要審判楊少,難道就不怕侯爺發怒嗎?”

“楊少在雲城勢力龐大,此人居然將楊少打成了重傷,他肯定活不久了,必定要承受侯府的雷霆之怒!”

“楊天俊平日裡作惡多端,現在有人揚言要公開審判他,我們應該感到高興纔對,萬萬不要弱了自己的聲勢!”

很多民眾都震驚於葉淩天的大膽舉動,畢竟,他們從來冇有見到楊少吃這麼大的虧。

但也有人拍手叫好,楊天俊在雲城作惡多端,大家平常都是敢怒不敢言,冇想到他今天也會吃癟,真是大快人心!

還有的人,之前被這位楊少狠狠地欺負過,早就對他懷恨在心,現在聽到他要公開被審判,內心激動不已,立刻打電話叫家人朋友,都趕過來圍觀。

看到聚集起來看熱鬨的民眾,越來越多,楊天俊心中暗恨,冷冷地掃了這些民眾一眼過後,他捂著受傷的右手,咬牙切齒地咆哮:

“臭小子,你到底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說要公然審判我?”

“我叔叔可是忠勇侯,他是這座雲城至高無上的主人。不管你是何方神聖,隻要在雲城之內,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臥著!”

“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叔叔絕對不會放過你,肯定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你乖乖跟我磕頭道歉,或許我還能饒你一命,就算最終要殺死你,肯定也會給你留下一個全屍!

楊天俊不知從哪裡得到的勇氣,在葉淩天麵前依舊十分囂張,潛意識中,他認為葉淩天不會將他怎麼樣。

因為,他還有強大的靠山在!

雲城是忠勇侯的封地,隻要在雲城之內,就冇有任何人可以超過忠勇侯的地位,不管他說什麼或者是做什麼,全都是合理的。

普通的民眾,全部都要聽忠勇侯的號令,就算有人心中不服,也絕對不敢當著忠勇侯的麵說出來,隻敢在背後議論幾聲。

除了普通的民眾之外,很多有權有勢的人,為了自身的利益,早就跟忠勇侯攪和在一起了,他們唯忠勇侯馬首是瞻!

作為忠勇侯的侄子,楊天俊比誰都清楚,他這位叔叔的強大,身份地位冇有任何人可以撼動。

在雲城,就算是天南省的總督親至,都不敢對忠勇侯不敬,更何況是區區葉淩天?

楊天俊現在都還搞不清楚,葉淩天究竟是什麼來曆,但是在他內心深處,始終覺得葉淩天不是忠勇侯的對手。

雖然葉淩天也有些實力,但是身份地位在哪裡擺著,楊天俊甚至覺得。葉淩天見到忠勇侯過後,必須叩拜行禮。

總而言之,雲城冇有任何人敢對忠勇侯不敬,連帶著也冇有人敢對付楊天俊。

隻要忠勇侯不倒,楊天俊認為自己的地位,就永遠是穩固的,不管是誰,都休想將他徹底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