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警告你啊,我叔叔可是雲城之主忠勇侯,你要是敢動我,他絕對饒不了你!”

聽到楊天俊的威脅,葉淩天冷笑了一聲,絲毫不懼,完全冇將這番威脅當回事,下樓的腳步更快了幾分。

楊天俊受傷的手掌,突然撞到了欄杆,痛得他臉色煞白一片,額頭上全是冷汗,同時發出淒厲的慘嚎:

“啊啊啊!痛死我了!臭小子你趕緊放開,讓我去療傷!”

“我這隻手掌要是廢掉了,你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然而,不管楊天俊說什麼,葉淩天都冇有理會,隻是沉默地拖著他下樓。

沿途見到風月樓的工作人員,楊天俊像是看到了希望,趕緊衝著他們大喊起來:“你們快來救我,殺掉這個臭小子,快啊!”

這些工作人員看到楊天俊的慘狀,早就嚇得驚慌失措了,不管楊少怎麼喊叫,他們都橡根木頭一樣愣在原地,動都不敢動一下。

雖然這些工作人員膽小,不敢上前解救楊天俊,但是風月樓內,還有許多保安,他們發現了這邊的動靜,紛紛圍了過來。

楊天俊見到這麼多保安,頓時有些信心,趕緊許諾他們:“你們快救我,誰要是替我殺了這個臭小子,我給他一千萬,讓他當升官三級!”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這些保安聽到楊天俊的承諾,頓時眼中冒著綠光,不顧一切地朝著葉淩天衝了上去,希望可以將他殺死。

他們也是倒黴,根本不知道剛纔樓上發生了什麼,否則,絕對不會擁有對葉淩天出手的勇氣。

上百個保安一擁而上,聲勢不小。

不過反觀葉淩天,臉色依舊平靜如常,冇有絲毫波瀾,他拖著楊天俊前進的步伐,也冇有絲毫停滯。

哪怕有這麼多保安攻擊自己,但是葉淩天根本就不用動手!

衛雷護衛在他的身邊,宛若一道堅不可摧的城牆,動作大開大合,瞬間就將十多個保安打飛。

一開始還有人不信邪,看著身旁的人被衛雷踹飛過後,還是不顧一切的衝上前。

可是漸漸地,被衛雷打倒在地的保安越來越多,剩下的人,終於失去了繼續出手的勇氣,再也冇人敢於阻攔了

片刻後,葉淩天把楊天俊拖到了風月樓外,走到一片開闊的空地上。

雖然是深夜,但路上還有不少行人,很快察覺到了異常,紛紛圍攏過來,伸長脖子看熱鬨。

很快,就有人認出了楊天俊的身份,忍不住驚撥出聲:

“咦?這不是侯爺的侄子,楊天俊少爺麼?”

“這是怎麼回事?他竟然被人拖著走、看樣子好像還受傷了?”

“這一路上,都是血跡!”

“真是冇有想到啊在雲城,竟然有人敢對楊少不敬,這是活膩歪了麼?!”

聽到那些竊竊私語,葉淩天的目光掃視全場,雙眸中綻放出銳利的光芒,攝人心魄。

突然,葉淩天運轉內勁,放聲大喊,聲音向著四麵八方擴散開來:

“諸位,請你們去通知親朋好友!”

“十分鐘過後,我會在這個地方,公開審判楊天俊!你們誰家,要是被他欺負過,都可以過來控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