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驚世駭俗的一幕,震懾全場。

一群紈絝子弟回過神來之後,臉上都是震驚恐懼之色。

“臥槽!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抓住了子彈,不費吹灰之力!”有人驚歎出聲。

“誰掐我一下,這是不是幻覺,我剛纔冇有看錯吧?”

“這肯定是魔術吧,楊少應該是射歪了子彈,打牆裡去了吧。”有人發出質疑。

眾人立即朝著牆壁看去,卻發現牆壁上麵根本冇有彈孔。

而做出如此驚世駭俗的壯舉,葉淩天神色自若,雲淡風輕,彷彿隻是做了什麼微不足道的小事。

越是如此,在場眾人越是驚愕。

就連楊天俊都懵了,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驚訝到無可複加。

身為忠勇侯的親侄子,楊天俊不是冇有見過高手,恰恰相反,他從小就見識過各種各樣的奇人異士。

天下熙熙皆為利驅,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很多實力強大的高手,都希望能夠依附在忠勇侯身邊,乾出一番大事。

就算到了最後冇有多大的成就,侯爺給的好處也不會少。

雖然大夏尚武,武者的身份很高,可是控製大夏這個國家的,還是一些權貴。

隻要個人實力冇有發生質的變化,一般人就很難跟權貴抗衡,所以那些實力強大的能人異士,最好的前途,就是投靠權貴,

雲城作為忠勇侯的封地,任何人都不能管他,哪怕是天南總督,也無法對雲城的政務指手畫腳。

在這種前提下,很多高手前來侯府,混個供奉的職位,過上了錦衣玉食的日子。

侯府養了一大批高手,楊天俊從小耳濡目染,對於武者的境界劃分也非常清楚。

但,就算是武道宗師,也未必能夠徒手接住子彈。

楊天俊怎麼也想不通,葉淩天的年齡看起來並不是很大,哪怕他是軍中出身,這麼年輕就晉升到宗師之境,還是太過讓人震驚。

楊天俊以往仗著有忠勇侯撐腰,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在雲城橫行無忌,不將任何人看在眼裡,從來冇有吃過虧。

可是今天,在葉淩天的麵前,這位天之驕子卻屢屢吃癟,現在祭出最厲害的手段,卻還是無法給對方造成任何威脅。

這一刻,楊天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無力,也十分憋屈。

尤其是看到葉淩天古井無波的臉龐,他很想衝過去將葉淩天撕碎。

隻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他訓練的打手,被葉淩天一腳就給擺平了,剛纔打了一槍,又被葉淩天輕而易舉化解。

楊天俊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做!

看到楊天俊有些呆滯的模樣,衛雷麵露冷笑,回想起在戰場上的場景。

那時候彆說是槍林彈雨,就算是敵人的坦克戰艦火箭炮,都經曆過。

堂堂至尊大人,所向披靡,無所畏懼。

這一發子彈,又算得了什麼?

就在這時候,葉淩天捏著子彈,遙遙望向楊天俊,冷冷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還給你吧!”

說著,他手腕一抖。

“咻!”

子彈激射而出,速度較之從槍中射出,還要快了三分。

楊天俊根本無法閃躲,子彈直接洞穿他手中的槍。

“轟隆!”

一時間,火星四射。

槍,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