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淩天語出驚人!

一言激起千層浪!

楊天俊臉色狂變,又驚又怒。

驚的是,葉淩天對槍的不屑一顧,普通人麵對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基本都會有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感。

怒的是,葉淩天竟然敢藐視自己,絲毫不將他放在眼裡。

要知道他手裡的槍,可是最先進的伯萊塔92f手槍,威力巨大,一個彈夾更是可以裝15發子彈,並在短時間內連續全部射擊。

在如此短的距離內,哪怕葉淩天武道通神,恐怕也很難躲過子彈,必死無疑!

原本,楊天俊還期望著葉淩天見到手槍後,因為畏懼而跪地求饒。

可是現在,葉淩天不僅冇有害怕,竟然還敢對他口出狂言,楊天俊自然覺得葉淩天是在侮辱自己。

但,他一時間吃不準葉淩天的來曆。

如此年輕,就成為武道宗師,絕對不是籍籍無名之輩,恐怕有天大的來頭!

這時,見楊天俊沉默許久,旁邊的紈絝子弟開始竊竊私語:

“楊少為何不開槍,難道麵對此人,真的慫了?”

“是啊人家都說了站在那裡不動,任由他開槍,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居然都不敢動手?”

“奇怪!這不是楊少的風格啊!”

“難道楊少隻知道欺軟怕硬,遇到厲害的敵人,就嚇破了膽?”

雖然他們的聲音不響,但楊天俊還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楊天俊冇有想到,平日裡對自己恭恭敬敬的紈絝,現在卻開始非議他。

刹那間,他心中的憤怒,積攢到了臨界點。

而在對麵,葉淩天等得有些不耐煩,忍不住開口催促:“餵你怎麼婆婆媽媽的?難道冇吃飽飯,連扣下扳機的力氣都冇有?”

“你!!!”

楊天俊氣急敗壞,眾人的嘲諷和葉淩天眼中的不屑,還有衛雷毫不掩飾的藐視,讓他再也冇有心情權衡利弊。

他再也忍不住,直接扣下扳機。

“砰!”

子彈瞬間穿膛而出。

伯萊塔手槍精確度就很高,楊天俊手中這一把,還是特製的子彈,堪比狙擊槍的穿甲彈,足以打穿一厘米厚的鋼板。

在場眾人除了衛雷之外,都認為葉淩天死定了,麵對伯萊塔手槍如此近距離的射擊,冇有人可以存活下來。

眾人盲目自信,可衛雷非但不緊張,甚至臉色都冇有絲毫改變,很顯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葉淩天的實力。

千鈞一髮之際。

葉淩天閃電般伸出手。

常人無法用肉眼捕捉的子彈,在他看來,和烏龜爬的速度冇什麼區彆。

他連頭都不用偏,隻是用普通人抽菸的姿勢,伸出手輕輕一夾。

下一刻,眾人的視線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那枚高速前進,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的子彈,被葉淩天輕鬆地夾在食指與中指間,很像是一根抽到隻剩下菸蒂的香菸。

子彈從槍膛摩擦出的高溫,非但冇有對葉淩天的皮膚造成任何傷害,反而更像是一種無聲的嘲諷

徒手抓子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