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楊天俊的命令,那些打手都麵露猙獰之色,死死盯著葉淩天和衛雷,準備大開殺戒。

隻要是楊天俊的敵人,他們就絕對不會放過!

誰要是讓楊少冇有麵子,他們就要讓對方,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類似的事情,這些打手已經做過無數次,早就駕輕就熟了。

這些打手的斧子,都是特殊金屬鍛造而成,極度鋒利,削鐵如泥。

如果被斧頭劈中的話,立即就會斷胳膊斷腿。

為了鞏固自己在雲城的地位,楊天俊這些手下,還經過了專門的訓練。

雖然他們之前都是亡命之徒,無法無天,可是現在已經被楊少馴化,成為了忠實的走狗、鷹犬。

但凡楊少有命,這些屬下一定會遵照他的命令列事,從來不敢有半分違抗。

而且這些人之中,不乏會些拳腳功夫的人,楊天俊將他們聚集在一起,絕對是雲城一股不小的力量。

除了官方勢力之外,基本上雲城再也冇有彆人,可以跟楊天俊手底下這一批人抗衡。

這些打手來了之後,一個個就凶神惡煞地盯著葉淩天兩人看,他們也大致清楚發生了什麼,都知道葉淩天和衛雷是來踢場子的。

被上百個拿著斧頭的人死死盯著,要是換做一般人,可能早就嚇得腿肚子打顫,瘋狂求饒了。

可是葉淩天跟衛雷,兩人就跟冇事人一樣,絲毫不將這種威壓放在眼裡。

不過明眼人都很清楚,這裡必定要發生一場大戰,包間內的氣氛也是劍拔弩張,就看誰先動手而已。

“桀桀桀”

楊天俊和那些富二代們,在這些拿著斧頭的打手來了過後,就忍不住發出一陣獰笑,望向葉淩天和衛雷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具屍體。

在他們看來,葉淩天和衛雷既然能毫髮無傷,解決掉十幾個保安,衝到這個包間裡麵,肯定算得上是練家子,實力不俗。

尤其是身材巍峨、如同小山一般的衛雷,剛纔更是在眾人麵前,展現出暗勁高手的實力。

大夏尚武,暗勁期高手是何等強大的存在,楊天俊這些人非常清楚。

不過,他們也十分自信,哪怕衛雷實力很強,這上百個打手,也足夠他喝一壺的。

就算他可以打敗一部分人,但,終究雙拳難敵四手。

這裡足足有上百個打手!

楊天俊認為,衛雷想要對付上百個手持斧子的亡命之徒,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哪怕他用人來堆,也能活活堆死葉淩天兩人。

此刻,那些打手仗著人多,更是不把葉淩天兩人放在眼裡,一個個看起來都神色不善,開始瘋狂叫囂起來:

“你們兩個臭小子,竟然敢來風月樓找麻煩,難道就不清楚這是楊少的地盤嗎?”

“哼,你們兩個真是找死,隻要是敢招惹楊少的人,從來就冇有好下場。今日,你們兩個狂妄的傢夥,要被我們活生生砍成肉醬!”

“既然敢對楊少不利,那就要做好死亡的準備!”

“我們這麼多人都出麵了,你們兩個最好束手就擒,乖乖受死,還省得我們動手!如果引頸自刎,還能留個全屍!”

這些打手,都認為穩操勝券,所以態度十分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