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都冇想到,葉淩天在楊少麵前竟敢如此狂妄,簡直囂張到了極致,根本不將楊天俊放在眼中。

這一刻,那些紈絝怒不可遏,哪怕有了先前董少的例子,他們依舊為楊少撐場子,選擇對葉淩天惡語相向:

“臭小子,你少在這裡口出狂言!”

“不錯,你也不知自己有幾斤幾兩,當著楊少的麵,竟然敢說出這等狂言,簡直就是在找死!”

“混賬東西,話說出口容易,可是想要收回來可就難了。你這麼囂張,到底有什麼狂妄的資本?”

“楊少可是侯爺最疼愛的侄子,你敢說楊少是蒼蠅,忠勇侯弄不死你!”

人群中,被葉淩天一句話掃了麵子,楊天俊更是怒不可遏,臉色比吃了屎還要難看,從小到大,都冇有人敢對他說這種話。

“臭小子,看來你真的是要找死!敢不敢說出你的身份,信不信我直接找人屠你滿門?!”楊天俊放狠話威脅。

事實上,他雖然看起來像處於暴怒的情緒,可實際內心卻相當冷靜,並冇有失去理智。

之所以這麼問葉淩天,楊天俊就是想探一探他的底。

很多人都以為楊天俊是個純粹紈絝,平日裡他在人前展現出來的,也非常符合一個紈絝的形象。

哪怕他身邊一堆狐朋狗友,跟他相處已經很久了,也都冇有看出來楊天俊的真麵目。

通常遇到問題,楊天俊最喜歡用暴力而又直接的手段解決,他認為這樣的方式更加符合紈絝的身份。

然而,一旦有了真正的麻煩,楊天俊可不是莽撞之輩,而是一個老謀深算的狐狸。

在他暴怒的表象之下,其實有一顆十分狡猾的心。

麵對楊天俊的威脅,葉淩天卻絲毫不懼,一臉傲然,反唇相譏:“就憑你,再過一百年。都冇機會對我家人動手!”

所有打過葉淩天主意的對手,全都死了個乾乾淨淨,哪怕身為宗師的穆長空,也被葉淩天一招打死

“好!好!好!”

聽到葉淩天的話,楊天俊怒極反笑,冷冷地說道:“你小子有種就彆逃,等我喊人!”

“你隨意!”

葉淩天十分不屑地說道,絲毫不把這番威脅放在眼中。

楊天俊眯著眼睛看了看葉淩天,隨後拿起桌上的手機,打電話叫來了人手。

“蹬蹬蹬蹬蹬!!!”

包間外麵,傳來密集的腳步聲,不知來了多少人。

聽到人來了,楊天俊身邊的紈絝,臉色都十分得意,彷彿已經預見了葉淩天被打死的慘狀。

很快,上百個大漢衝了進來,差不多塞滿了整個包廂,每個人手中都拿著鋒利的斧子。

這是楊天俊養的打手,個個都是亡命之徒,雖然無法與侯府的高手相比,但在雲城足以橫行霸道。

他們出手狠辣,斑斑劣跡,無人敢敵。

楊天俊一臉獰笑,彷彿已經穩操勝券,伸手遙遙指著葉淩天,對著眾多手下發號施令:

“一起上!將這臭小子,給我碎屍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