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兵餘德海,那是為大夏做出巨大貢獻的人。

當初,若是冇有他們神機營八百死士,堅守在雪狼穀,大夏恐怕哀鴻遍野,民不聊生。

這樣的老英雄,應該被很多人銘記、大夏民眾永遠不該忘記他們的功勳。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若冇有那些犧牲的戰士,大夏早就亡國了,又哪裡有這些紈絝的享受?

哪怕雲城的忠勇侯楊烈,也是承受了祖蔭,世襲罔替,纔有了爵位。

要是冇有他祖上的軍功打底,就冇有楊烈的今日!

同樣是為了大夏付出,忠勇侯的祖上不僅獲得了爵位,連帶著滿門享儘了榮華富貴。

可是老兵餘德海,卻隻能在大街上賣烤地瓜。

如此鮮明的對比,實在令人心寒。

而現在,在楊天俊口中,為大夏拚搏而斷了一條胳膊的老兵,居然成了“冇用的老殘廢”。

這種狂妄的態度,讓葉淩天怒火中燒。

察覺到葉淩天憤怒的目光,楊天俊卻不以為然,滿不在乎地說道:

“聽說那個老殘廢,在戰場上斷了胳膊!那樣的廢物,憑什麼當城建局的科長?那個位置值幾百萬呢,能為本少的小金庫做些貢獻,也算是那個老殘廢的榮幸!”

楊天俊氣焰十分囂張,根本就不把餘德海放在眼裡。

像他這種人,眼中永遠隻有自己的利益,根本不會去為彆人考慮。

為了自己的利益,他什麼事情都能乾得出來,否則也就不會有風月樓了。

楊天俊對於老兵餘德海的事蹟,並不是十分清楚,但就算他知道了對方做過什麼,也會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在他的意識中,老兵餘德海既然是大夏的一個兵,為大夏做出貢獻,那也是分內之事。

退役之後想要個重要的崗位?

對不起!

大夏不會養你們這種廢人,還不如將崗位賣出去,給自己增加收入!

楊天俊也不會知道,他的祖上,也不過就是老兵餘德海這樣的人,要是冇有彆人的尊敬,冇有聖上的封賞,根本不會有楊家的今天!

忠勇侯的名號,不知給楊天俊帶來了多少好處,可是現在,他卻看不起一個老英雄,就相當於看不起他楊家的列祖列宗!

楊天俊對於老兵餘德海的態度,也影響了他身邊一大群紈絝子弟,他們冷冷看著葉淩天,紛紛開口:

“楊少說得對!這麼個冇有背景,冇有人脈的老傢夥,能夠從戰場回來就不錯了,還想當城建局的科長,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能夠為我們楊少的小金庫添磚加瓦,這是餘德海的殊榮!他一個斷了胳膊的老殘疾,憑什麼還要占城建局的肥差?”

“楊少乾得不錯,如果真讓這種人成為城建局的科長,豈不是顯得我們雲城無人?”

“這種冇用的老殘廢,當初就應該死在戰場上,他活著回到雲城,就是給雲城丟人,也是給大夏增加負擔!”

這些紈絝子弟你一言,我一語,對餘德海進行抨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