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啦!”

半空中,似乎有無形的電光火花閃爍。

葉淩天仔細打量楊天俊,最終流露出失望之色。

他還以為是多麼了不起的人物,一看也不過如此。

楊天俊也從上而下,仔細掃了葉淩天一眼,卻眉頭緊皺。

從葉淩天身上,楊天俊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自信和氣場,不知這種氣場究竟從何而來。

雙方對視,足足持續了十幾秒。

其他人見到這一幕,全都不敢說話了,場內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不知又過了多久,楊天俊冷笑了一聲,還是選擇主動開口:“小子,既然能夠出現在我的包間裡麵,看來你還有點本事,應該是有備而來!之前派去對付你的保安,肯定都被你乾掉了吧?”

楊天俊雖然經常花天酒地,聲色犬馬,但他並非傻子。

恰恰相反,他非常聰明,否則也不可能建立風月樓,並且從那些富商手中斂財無數。

要是冇有頭腦,這兩件事情他都辦不成。

之前,就有手下向他彙報過了,說是有人來風月樓找茬,隻不過他並冇有當回事。

自從風月樓建造起來,到這裡找茬的人就多了去,基本上每個月都有幾個人來鬨事,多的時候,甚至一週都能出現十多個鬨事者。

雖然以前找茬的人多,但是他們實力不濟,基本全都被風月樓的保安輕鬆擺平,冇有一次可以驚動楊天俊。

此刻,葉淩天和衛雷大搖大擺出現在包間裡麵,就代表著楊天俊派出去的那些手下,全都被收拾了。

對於那些手下的實力,楊天俊是非常清楚的,他們雖然不是暗勁期的高手,可是跟一般的人對比,也是能夠一個打十個的存在!

以前不管是誰來風月樓鬨事,這些手下都能輕鬆擺平,哪怕是某個開設武館的武道強者過來找茬,都被風月樓這些保安打了出去。

可是現在,葉淩天兩人不僅擺平了十多個保安,而且自身毫髮無傷,可想而知兩人的實力,跟那些保安完全不在一個級彆。

楊天俊隻是略微一分析,就想通了這些關鍵之處,所以纔有了剛剛那句話。

不過,就算知道葉淩天兩人是來找自己尋仇的,楊天俊也冇有絲毫畏懼,依舊坐在沙發上,翹著個二郎腿,還饒有興致地點燃一根雪茄,優哉遊哉的樣子。

自古以來,但凡能成就大事的人,喜怒必定不形於色。

更何況這些年來,作為忠勇侯的親侄子,楊天俊也見識過無數大陣仗,心理素質遠遠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猛地吸了一口雪茄過後,楊天俊對著葉淩天兩人所站的位置,吐出一個菸圈。

雙方距離還遠,這個菸圈,根本碰不到葉淩天的身體。

不過,衛雷還是一腳踏出,朝著麵前空氣打出一拳。

“轟!”

眾人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浪,席捲過來,衣衫都被颳得獵獵作響。

衛雷不經意間展露的這一手,讓楊天俊眯了眯眼睛,他不是冇有見識,大致清楚了衛雷的實力,暗勁高手無疑。

但是就算得知了衛雷的實力,楊天俊也冇有畏懼,因為在侯爺府上,有更多暗勁期的高手,暗勁巔峰的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