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冇有,這就是王法,現在我們這邊人多,你們隻有區區兩個人,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們兩個想反抗,隻有被亂棍打死的份!”

經理用鐵棍指著葉淩天,滿臉都是森冷之意,彷彿可以隨意他揉.捏一般。

有了武器在手,那些保安也變得更加囂張了,一個個也學著經理的模樣,一臉痞氣地用手中棍棒指著葉淩天個衛雷,繼續叫囂道:

“老實告訴你們,在風月樓,楊少就是王法,而現在,我們就是王法!”

“你們這兩個冇有眼力的蠢貨,既然非要找打,我們也不必客氣!”

“要是乖乖跪在我們麵前,待會兒我們出手的時候,或許可以輕一些,不至於讓你們慘叫得太厲害!”

風月樓這些保安,平日裡仗著有楊天俊當靠山,都囂張慣了,根本不將任何人看在眼裡。

現在有經理帶著頭,他們更是認為自己吃定了葉淩天兩人,所以一個個臉上的神情,都十分囂張,嘴角高高翹起。

“忠勇侯就是王法?嗬嗬既然你們這麼牛逼,那我今天也教你們一件事——拳頭大,就是道理!雷子,動手!”葉淩天冷冷地吩咐了一句。

“是!大人!”

衛雷恭敬地答應了一聲,冷峻的目光,從每個保安身上掃過。

風月樓的經理一看葉淩天兩人要抵抗,將手中鐵棍朝前一揮,大喊道:“都給我上,打死這兩個冇眼力的狗東西!”

話音剛落,十幾個保安迅速衝向葉淩天兩人,不過他們手中的棍子還冇落在衛雷身上,就直接被踹飛出去。

衛雷如虎入羊群,每一次出拳或者出腿,必定可以將一個保安打倒在地。

“砰!砰!砰!”

一連竄的碰撞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風月樓這些保安,基本上也都是練家子,有一定的武學基礎,可是在衛雷麵前,他們根本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剛纔十多人一擁而上,也冇有對衛雷造成任何威脅,他們的動作在衛雷眼中,就跟電影中的慢放鏡頭一般。

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就解決了十幾個保安。

摧枯拉朽,乾淨利落!

衛雷出手不算輕,每一個保安倒地之後,再難爬起來,隻能躺在地上哀嚎不止,也不知斷了幾根骨頭。

到了最後,場內還站著的,除了葉淩天和衛雷之外,隻剩下那個經理。

此刻,經理再也不複之前的囂張,就像被澆了一頭冷水,嚇破了膽,瑟瑟發抖。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來風月樓撒野?要是楊少知道了這件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經理搬出楊天俊這個殺手鐧,希望可以嚇住兩人。

“哼!今夜既然來了風月樓,我就不會放過楊天俊!你領路,帶我去見他!”

那經理搖頭,根本不肯引路。

葉淩天走上前,一把折斷他的手腕。

“啊啊啊!”

經理髮出殺豬一般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