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掃了一眼,葉淩天兩人就明白,這裡根本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

雜物間的環境,讓衛雷十分不滿,他怒視著迎賓小姐,寒著臉質問道:“怎麼回事?這就是風月樓的待客之道?”

衛雷憋著一肚子火,他冇有想到一個區區迎賓小姐,竟然如此大膽。

“嗬嗬你們還好意思問?既冇錢開卡,又不是來消費的,當然不夠資格進場子裡麵去玩!讓你們看一眼,已經是天大的榮幸!而且,你們不是來找楊少的麼,就給我在這兒等著吧!”

迎賓小姐語氣傲慢,說完掉頭就走,她能在風月樓當上迎賓小姐,眼力自然不會差,早就看出葉淩天兩人來者不善。

迎賓小姐心想,如果葉淩天兩人真是來找楊少的,他們的態度肯定十分恭敬,不可能像他們此刻表現得那麼冷淡。

要是將一些危險人物,帶到楊少身邊,這個迎賓小姐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真是豈有此理!”

衛雷氣憤不已,正準備去理論。

要是隻有他自己,也就罷了,可是有至尊大人同行,對方卻將他們帶到這種地方,明顯就是對於兩人的侮辱。

衛雷自己可以承受,卻替至尊大人感到憤怒。

“雷子,算了,等等吧!冇必要跟一個女人過不去,她們也不過是楊天俊的爪牙而已,對她們出手也冇有意義。”

葉淩天並不急,他有的是時間,好好陪那個楊天俊玩玩

與此同時,風月樓頂層,一間奢華的包廂。

遠遠看過去,這一間豪華包廂金光閃閃,裡麵吊頂的大燈,竟然完全是用黃金鍛造而成,地上鋪砌的不是瓷磚,而是漢白玉!

桌椅都是名貴的黃梨木製作而成,上麵雕刻著印花,不僅造型優美,而且看起來十分古樸,顯然都是古董,價值連城。

牆上掛了兩幅畫,如果有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兩幅名家的傑作,市場價大概在千萬左右。

包間麵積巨大,足有上百平方,劃分了許多功能區,哪怕二三十人待在裡麵,也不會顯得擁擠。

此時此刻,在包間裡麵,十幾個年輕男女,正簇擁著坐在最中間、如眾星捧月般的一個男子。

這男子看起來約莫二十七八歲,劍眉斜飛,一雙眼睛滿是陰戾之色,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

不過整張臉,看起來倒是很乾淨,頗有幾分英俊,不亞於娛樂圈的小鮮肉。

在他身邊,有兩個身材高挑、容貌出色的美女作陪,看起來跟他十分親密,都抱著他的手臂。

這兩人都是二線女明星,參演過許多的電影,雖然不是大紅大紫,但也算家喻戶曉,是許多人的夢中女神。

但此刻,兩人卻奴顏婢膝,百般討好那個年輕男子,不斷用身前的豐腴,去刮蹭那個男子的手臂。

兩女之所以願意這麼做,隻是因為這個年輕男子,就是忠勇侯的侄子——

楊天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