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月樓內部很大,亭台樓閣,琅琊水榭。

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葉淩天和衛雷一路前行,看到了許多鶯鶯燕燕。

一個個長相姣好,身材曼妙,穿著各式各樣製服,都是二十出頭的年紀,青春曼妙,渾身都充滿了活力。

也有穿著旗袍或者晚禮服的名媛,個個都化著精緻的妝容,渾身上下都是名牌,就連隨手的一個手包,都要好幾萬。

若是論姿色,這一路看去,基本上都是百裡挑一的美女,要是走在路上,她們姣好的容顏加上誘人的身段,絕對回頭率十足。

而且這裡的漂亮女子,並非庸脂俗粉,每個女子都有自己獨特的氣質。

她們有的如同空穀幽蘭,有的如同寒冬臘梅,有的如同嬌豔的玫瑰

有美人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男子的蹤跡!

在這些漂亮女子身邊,自然而然有著一些富豪、紈絝子弟,隻不過他們個個都是左擁右抱,眉飛色舞,好不快活的樣子。

幾乎整個雲城的人都知道,隻要你肯花錢,在風月樓裡麵,你就是上帝,無論有什麼過分的要求,風月樓都可以滿足你!

這是雲城最大的銷金窟,也是最讓人.流連忘返的地方。

不管是富豪紈絝也好,名媛美人也罷,都能在這裡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美色財氣,這裡應有儘有

不過,對於葉淩天而言,風月樓卻並非享受之地,見到裡麵這種烏煙瘴氣的環境,他不由地皺了皺眉。

如今天氣已經漸漸轉涼,就在風月樓外麵,不知還有多少像餘德海這樣的老英雄,穿著單衣、靠著賣地瓜維持基本的生計,卻還要承受各式各樣的賦稅。

侯府將餘德海這種無權無勢的人,壓榨得非常厲害,他們賺的每一分血汗錢,幾乎都流進了侯爺的腰包。

來風月樓消費的富豪也一樣,他們利用手中的資源,不斷壓榨雲城的百姓,他們有多風光,雲城的百姓就有多麼淒慘!

可以說一個富商的背後,必定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在受苦受累,老百姓創造的財富,全都被這些人“洗劫”走了。

雲城的大部分百姓都苦不堪言,而這些蛀蟲,卻能在這兒花天酒地,享受那些窮苦老百姓,連做夢都不敢奢望的生活。

這些人穿金戴銀,身上全是名牌服飾,隨隨便便喝一杯酒,都足夠外麵那些窮苦百姓幾個月的生活費。

雲城並不是冇有好東西,也並不是冇有資源,隻不過都被這些有錢有勢的人給占據了,普通老百姓一輩子,也無法享受這樣的榮華富貴。

一念及此,葉淩天眼神冰冷,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燒,恨不得一把將風月樓燒成灰燼,才肯罷休。

至尊一怒,血流千裡,天下震怖!

但在憤怒的同時,葉淩天也為餘德海這樣的老兵,感到不值。

明明他們纔是最應該享受的那一批人,可事實上,他們比誰都辛苦

不多大一會兒,迎賓小姐帶著兩人,來到了一個簡陋的雜物間。

這個雜物間破破爛爛,裝了各種雜物,上麵積累了厚厚的灰塵,甚至還有幾張蜘蛛網橫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