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葉淩天的大喝,那幾個私兵轉過頭,麵露不悅之色。

為首的胖私兵,惡狠狠瞪了葉淩天一眼,怒斥道:“臭小子,你tmd吼什麼吼?”

另一名尖嘴猴腮的私兵,也跟怒罵道:“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麵前的是什麼人?這是咱們侯府的衛隊長!給你臉了,敢衝衛隊長大吼大叫!”

這搭話的私兵,身上盔甲歪斜,眼底黑青,腳下虛浮,一看就是夜店會所的熟客,比起餘德海都略顯不足。

麵對這番挑釁,葉淩天表情不變,默不作聲,隻是靜靜地看著他們。

這讓幾個私兵都誤以為,葉淩天是怕了他們。

“哈哈哈隊長,你看這小子慫的,跟個鵪鶉一樣,一聲都不敢吭!就這慫樣,還敢給人出頭?真是活膩了!”

說著,有個私兵走上前來,狠狠一推,想要將葉淩天推倒在地,讓他出醜。

葉淩天目光如電,閃電般出手,抓住來了的手腕,猛地向旁邊一摔。

“撲通!”

那私兵根本來不及反應,直接摔了個狗吃屎,狼狽無比。

見到這一幕,剩下的人先是一愣,隨後怒火中燒,惡狠狠瞪著葉淩天,咬牙切齒:“臭小子,你想乾嘛?”

“你們幾個,立刻向這位老人家道歉!”

葉淩天冷冷掃視他們,字裡行間,蘊含著不容抗拒的意誌。

但聽到他的話,對方卻爆發出鬨堂大笑:

“哈哈臭小子,你在逗我們麼?”

“比以為欺負了一下老劉,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老劉,來來來,快過來!讓大傢夥兒看看,這位‘蓋世英雄’怎麼你了?是廢了你的手,還是打折你的腿呀?”

餘下的私兵冷嘲熱諷,看著葉淩天的眼神,充滿了不屑。

這時,那個摔倒在地的私兵,也爬了起來,眼中一片陰霾,陰森森說道:“打折我的腿?老子什麼事兒都冇有!臭小子!敢動本大爺,今天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哼!這個臭小子,太過囂張了!”

“就這兩下子,還想讓我們道歉?笑死本大爺了!”

“我真是服了,就這種貨色,也敢在我們麵前叫囂,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哥幾個,待會兒好好招呼他一下!”

看著毫髮無傷的老劉,幾名私兵露出了猙獰的笑。

他們當然不知道,其實葉淩天是不想臟了自己的手,才網開一麵,饒了老劉一命。

若他認真起來,老劉就算有一百條命,都不夠死的。

但這些毫不知情的私兵們,卻覺得葉淩天像個軟柿子,紛紛圍上前來,揮舞著拳頭,耀武揚威。

“臭小子,你想要替這個老東西出頭,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

“就是,在威武的衛隊長麵前,還不快快束手就擒,下跪認錯?”老劉一邊從地上撿起自己的防爆鋼棍,一邊不忘奉承肥頭大耳的衛隊長。

“依我看他是嚇傻了吧。”另一名私兵解開了甲冑。

“對付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蛋,穿著甲冑都是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