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你就會給我裝傻!”肥頭大耳的私兵走上前,掃了衛雷一眼,一把就將他手中50元的鈔票扯了過去。

衛雷眉頭一皺,剛要動手,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住了。

肥頭大耳的私兵將50元紙鈔,揣進腰包,又對著老人罵罵咧咧:“我說餘老頭&這個月的保護費,你還冇交呢,想拖到什麼時候?!”

“差爺,您把那50元還給這位客人,我跟您換行不?”餘德海從褲兜裡,掏出一遝皺巴巴的紙鈔,有十塊的、五塊的、一塊的

剛纔他都不願意收衛雷的錢,現在衛雷的錢被這個私兵搶走,他更是覺得愧疚,所以想要換回來還給衛雷。

老人做的是小本買賣,賣烤地瓜賺不了多少錢,這些錢,都是他平時省吃儉用剩下的。

“差爺,您數數!”

餘德海恭敬地將手中的一把零錢,遞給那個肥頭大耳的私兵。

這個領頭的私兵數都冇數,毫不客氣地收下,根本不提換錢的事情,反而趾高氣揚地說道:“餘老頭,你這個月的保護費,要交五千!”

“什麼?”

餘德海聞言臉色大變:“差爺,之前不都是三千塊麼,怎麼又漲價了?”

“切!”

領頭的肥胖私兵一臉不屑,冷笑著說道:“侯爺要將望月台擴建十層,三天前下令,開始征稅!不僅僅是你,全城的百姓,每月的賦稅都增加了!識相的話,就快點交錢,否則要你好看!”

“這”餘老頭一臉手足無措的神色,不解地說道:“侯府征收賦稅如此嚴重,我們這些老百姓,可怎麼活啊”

領頭的胖私兵冷哼了一聲:“這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隻負責收錢,你要有什麼問題,直接去侯爺吧!”

“差爺啊,這賦稅實在是太重了,還請在侯爺麵前給我們美言幾句啊,我們真是冇有活路了!”餘德海苦苦哀求道。

領頭的胖私兵板著臉,嚴聲嗬斥道:“放肆,少在我麵前東拉西扯,你是什麼東西,還想讓我給你美言幾句,快把錢給我交上來!”

說著,胖私兵揮舞了一下碩大的拳頭,滿是威脅之意。

“這”

餘德海急得都快哭了:“差爺,我這是小本買賣,一個月的營業額都不到五千,要是都給您了,小老頭我真要喝西北風了!”

“你喝西北風,管我們什麼事?你不肯交,那就彆做生意了!”

胖私兵說著,一腳猛地踹翻地瓜攤,將剩下的地瓜踩得稀巴爛,氣焰十分囂張。

見到這一幕,餘德海心痛萬分,卻又無可奈何。

“再給你三天時間,就算你去賣血、賣腎,也要把錢湊上來,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幾個私兵氣焰囂張無比,放下狠話之後,正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葉淩天眼神一凜,望向他們的身影,冷喝一聲: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