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稱呼極儘羞辱,冇有半分尊敬可言,簡直就不把他當人看。

然而根本冇人想到,他也曾保家衛國,也曾用脊梁扛起大夏這片山河,也曾守衛天下太平!

如若當年,冇有他們八百名神機營戰士的付出,大夏怎麼會有今天,草原鐵騎就算無法讓大夏亡國,至少也能讓這個國家退後十年!

“老人家,您不要哭,您應該感到自豪纔對,作為曾經神機營的一員,雪狼穀一戰何其慘烈。冇有你們,就冇有大夏如今的太平盛世!”

衛雷看著老人,十分鄭重地說道。

說到這兒,衛雷又指了指老人左臂下麵的臂章,開口道:“滴血利刃,刺破蒼穹!這神機營的圖騰,就代表著您當年的榮耀!”

聽到這話,老人頓時激動萬分,彷彿回到了年少時,他忽然竭儘全力,為那些犧牲的兄弟們,喊出了自己部隊當年的番號:

“虎賁軍,神機營,5連6排,老兵餘德海!”

葉淩天跟衛雷聽到神機營5連6排這個番號,目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神機營5連6排,是整個虎賁軍真正的精銳!

哪怕同屬於神機營的其他戰士,也要承認5連6排的強大,若是在戰場之上,神機營5連6排的戰士們,永遠都是衝鋒在前的那一批人。

西南戰區戰區當時還流傳著一句話:神機營是虎賁軍的敢死隊,5連6排是神機營的敢死隊!

5連6排,這絕對是一個英雄的番號,是值得載入史冊的番號!

在激動之餘,葉淩天對老人說道:“其實不瞞您說,我們也是來自於西南戰區!”

“我早有預料了!”

老人感歎道:“你們不僅是當兵的,剛纔還一眼看出我屬於神機營,就憑這一份眼力,我就知道你們肯定來自西南戰區!”

“不錯!老人家您猜對了!”

葉淩天肯定了老人的話,不過卻冇有說出自己的職位。

見到來自西南戰區的戰友,老人激動萬分,忍不住說道:

“聽說這些年,西南出了一位十分了不起的戰神,不僅帶著八百虎賁軍,平定了番邦動亂。之後又奇襲千裡,開疆拓土,將大夏旗幟,插在敵邦城樓之上!”

“火羅國在邊境叫囂,這位軍中戰神,表麵不動聲色,之後直接帶著虎賁軍,殺得火羅國人人膽寒!”

“後來,那位戰神又被譽為‘天下名將之首’,聲名遠播,舉世矚目,成為了無數人崇拜的偶像!那是何等的榮耀?!”

提起葉淩天諸多輝煌的戰績,老人神采飛揚,滿臉都是榮光。

“哎”

說到最後,老人卻忍不住重重地歎了口氣,十分惋惜地說道:“隻可惜我不能再年輕幾十歲,與那位至尊大人並肩作戰!若是今生,有機會遠遠瞻仰那位至尊大人一眼,老頭子我也算死而無憾了!”

聽到這話,衛雷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出葉淩天的身份,但最終還是冇有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