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6章

對這些不停叫囂的混元門弟子,葉淩天完全不屑一顧,看都不看一眼。

剛一走進前殿,來到一個小廣場上麵,率先映入葉淩天眼簾的,竟然是一尊高大氣派的黃金塑像,足有三米多高。

雕刻的,正是穆長空本人的形象!

隻見他身披鎧甲,手持寶劍,目光如電,腳下還踏著祥雲,宛若神話中的仙人形象。

那些弟子見了塑像,紛紛跪拜行禮,態度虔誠恭敬。

看到這一幕,葉淩天忍不住皺了皺眉。

在大夏,隻有那些大賢者,或者是為整個大夏做出卓越貢獻的人,才能得到塑像的資格,供萬民朝拜。

當然,神話傳說中的各種神仙菩薩,也可以得到煙火。

可是穆長空何德何能,竟然為自己塑像了,而且還讓眾多弟子跪拜行禮,這根本不合常理。

而在塑像的下麵,還洋洋灑灑數百字,寫著穆長空的生平事蹟。

用的是駢文,辭藻華麗,將穆長空形容成武道傳奇,冠絕當世,天下英雄都不能與他相比。

“哼!”

葉淩天發出不屑的冷笑,心生鄙夷。

縱觀大夏,群雄輩出,這穆長空又算什麼東西?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不說傳說中的隱世宗門,大夏軍中,就有無數的猛士,力拔山兮氣蓋世,穆長空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

這時,那些弟子麵露得意之色,扭頭望著葉淩天,像是顯擺似地說道:

“小子,看到冇有——這是門主證道之後,天南各大門派出資,為他老人家鑄造的功德金身!”

“單是這些黃金的成本,就高達上億元!普通人就算用幾輩子奮鬥,都掙不到金身的一隻手臂!”

“門主神功蓋世,不僅僅無敵於天南,縱觀整個大夏,都找不出幾個對手!”

“臭小子,勸你還是立刻束手就擒,引頸就戮,那樣還能留個全屍!若你膽敢抵抗,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

麵對這些威脅跟諷刺,葉淩天絲毫不懼,目光依舊落到了那尊金身塑像之上,眼神逐漸變得冷酷,冷冷地說道:

“你們可知......大夏有多少戰士埋骨沙場,多少英烈客死他鄉!”

“然而,他們保家衛國,守衛這盛世太平,至死卻冇有享受任何光榮,唯有一座座無名碑,屹立在那邊疆!”

“這穆長空,身為一介武夫,隻知耍勇鬥狠,於國家於人民冇有任何功績,就憑他,也配塑立金身?我呸!”

一聽這話,混元門弟子氣得不輕,那些對著塑像跪拜行禮的人,也站了起來,神色不善地盯著葉淩天。

自從這一尊金身塑造以來,從來都冇有人敢說出葉淩天這樣的話,這是對整個混元門不敬,也是對穆長空不敬!

平日裡,在這些弟子心目中,穆長空就跟神明一樣。

神明是不能褻瀆的,既然葉淩天敢說出這種話,混元門的弟子就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小子口無遮攔,大家一起上,給他點教訓嚐嚐!”

葉淩天冇有理會這些混元門的弟子,他冷哼一聲,隨後猛地揚起右手。

“嗖!”

內勁迸發,一道無形劍氣從指尖激射而出,劃破長空,射向那尊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