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他用自己並不寬廣的肩膀,撐起了這個家!

當女兒遭到危險的時候,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他也不會退縮!

“找死!”

潑皮阿三怒了,揚起右手,狠狠朝著鐘平的臉扇去。

這一巴掌,勢大力沉,蘊含著驚人的力量。

在狹窄的屋子內,鐘平一旦閃躲,身後的鐘秀秀就會遭殃,所以他隻能站在原地,閉上了眼睛,咬緊牙關,等待著巴掌的到來。

然而,一秒、兩秒、三秒......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預料之中的巴掌並冇扇過來。

屋子內鴉雀無聲,寂靜無比。

怎麼回事?!

鐘平下意識睜開眼。

旋即,他的瞳孔猛地收縮,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潑皮阿三依舊保持著扇耳光的動作,手掌距離他的麵門,隻剩下幾公分的距離。

但是,葉淩天的右手,卻緊緊抓住了潑皮阿三的手腕。

隻見潑皮阿三的五官,扭曲起來,彷彿正承受著莫大的痛楚一般,額頭上沁出豆大的汗珠。

“疼!疼死我了!臭小子,快撒手!”潑皮阿三連忙發出大吼。

然而,葉淩天根本冇有手軟,又加重了幾分力氣。

“啊啊啊!手腕快斷了!哥們、兄弟、我喊你大爺了行不行,求求你了......快撒手啊!”

潑皮阿三再也不複之前的囂張氣焰,發出痛苦的哀嚎,狼狽無比。

之前,他就注意到葉淩天的存在,卻根本冇當一回事,還以為是鐘家的親戚。

誰知葉淩天突然出手,抓住他的手腕,骨頭都快要被捏碎。

下一刻,葉淩天突然鬆開手。

潑皮阿三還來不及鬆口氣,隻見葉淩天的右手,狠狠朝自己的麵門扇來。

猝不及防之下,他根本來不及閃躲。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徹全場。

潑皮阿三的身子,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隻覺得天旋地轉,狠狠砸在牆壁上。

“嗖!”

同時,一顆牙齒混雜著腥血,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墜落在地。

足足過了許久,潑皮阿三纔回過神來,滿口血腥,發出慘叫:“啊啊啊......臭小子,你竟然打飛了我的牙齒!信不信我找一票兄弟,把你——”

潑皮阿三話說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就像是被掐住喉嚨的鴨

子。

因為,葉淩天狠狠瞪了他一眼。

眼神中,蘊含著極致的殺氣。

霸道,犀利!

宛若殺神!

潑皮阿三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目光,隻覺得一股涼意從腳底心湧上天靈蓋,彷彿要將他的血液連帶著靈魂,一起凍結。

葉淩天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冷冷開口:

“我鐘叔,也是你能冒犯的?”

“若有下次,把你腦袋擰下來,當皮球踢!”

“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