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0章

看到這一幕,蘇仲達急了,連忙跑到老太君身邊,幫著蘇幼薇求情道:“媽,何必如此?幼薇做錯了什麼,非得將她逐出家門?”

老太君一看蘇仲達求情,頓時更加氣憤,指著蘇仲達一起罵道:“真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我倒是想問問,她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奶奶,還有冇有蘇家?”

蘇仲達一時語塞,不知應該說什麼好,隻能呆呆地站在一旁,想要繼續求情,又害怕暴怒的老太君繼續責備他。

至於蘇幼薇的母親楊秀蘭,在蘇家終究是個“外人”,這個時候更不好為她說話,否則肯定會被所有蘇家的人攻擊。

“我再說最後一遍,給江二小姐跪下道歉!”老太君瞪著蘇幼薇,言辭淩厲。

“我不道歉!”

蘇幼薇倔強地昂著頭。

在她柔美的外表下,有一顆倔強的心。

如果冇有今天剛纔發生的這一切,老太君為了保全蘇家,讓蘇幼薇給江玉蝶下跪道歉,她或許會答應。

但是現在,葉淩天好不容易,為她爭來不下跪的資格,讓她能平等地麵對江玉蝶,她又怎會這樣作踐自己?

難道三流家族的人,就天生低人一等嗎?

蘇幼薇也明白了,要是她一味的忍讓,根本換不來江家二小姐的同情,反而會讓她變本加厲的羞辱自己。

既然是這樣,那又何必再放棄自己的尊嚴?

她不願意繼續當江玉蝶玩弄的對象,她有自尊,不想成為在場諸多賓客的笑柄。

看到蘇幼薇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如此的倔強,老太君氣得臉色發白,渾身直顫,彷彿心臟病要發作了一般。

一直以來,老太君都是蘇家最有威嚴的人,哪怕家主是蘇仲海,可是很多大事,基本上還是老太君定奪。

蘇家每一個人,都習慣老太君高高在上的地位,對於她的話,從來都不敢違背。

作為蘇家的一份子,蘇幼薇更是如此,以前不管什麼時候,她幾乎都對老太君言聽計從,無論老太君說什麼,她都會照辦。

而老太君自己,也習慣了這些後輩聽她的話,她甚至認為,蘇家的人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敢違抗她的意誌。

而剛纔蘇幼薇那句話,讓她氣得不輕。

見蘇幼薇竟然拒絕給江家二小姐下跪道歉,蘇家眾多親戚,又是一陣破口大罵。

“你在蘇家呆了二十多年,吃蘇家的,住蘇家的,到頭來給蘇家熱惹了麻煩,讓你承擔責任的時候,你反而翅膀硬了!”

“可不是!難道......你就隻能利用自己的美色,去勾引彆的漢子,到你該為家族付出時,卻什麼都不願意做!”

“你可真是讓我們失望,也讓蘇家祖祖輩輩的先人失望!”

蘇家眾人,將他們所有難聽的話都說了出來,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真恨不得上前狠狠的抽蘇幼薇兩個耳光。

隻是很可惜,大部分都隻是想想,不敢行動。

但有一個人例外,正是蘇強。

蘇強麵露猙獰之色,咬牙切齒:“堂妹,你就是個掃把星,除了給家族帶來麻煩,你還會什麼?竟然敢頂撞奶奶,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收拾你!”

言罷,蘇強衝了過來,狠狠揚起右手,抽向蘇幼薇的俏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