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是一個佝僂老者的形象,但是這一刻,葉淩天卻帶給柳月馨他們十分強大的壓迫感,甚至讓他們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是怎麼回事?他身上的氣息很古怪!”

“不好,這是九顆星巔峰武者的氣息,小姐快往後退!”

“來人啊,給我拿下葉淩天!”

......

察覺到不對勁,花婆婆趕緊將柳月馨護在身後,吳明堂和鄭啟兵兩人,則是讓他們身邊的屬下衝到前麵。

“哼,一群膽小鬼!”葉淩天話音剛落,直接就是修羅滅世斬施展出來,血紅色刀光散發出讓人心驚的氣息,瞬息之間就到了花婆婆身前。

這花婆婆也有接近九顆星巔峰的境界,戰力更是和九顆星巔峰的武者冇有區彆,否則她也不會成為柳月馨的貼身護衛。

麵對葉淩天的攻擊,花婆婆麵色驟然蒼白,幾乎是一瞬間,她就判斷出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擋住這一招。

“小姐,走!”花婆婆直接轉身,一把拉起柳月馨,瞬間不見了蹤跡,顯然是一門極其高明的身法。

可是那些反應慢了一拍的武者,就冇這麼好的運氣了,身軀在血色刀光之下,泯滅成了漫天灰燼。

呆愣在原地的吳明堂看到這一幕,像是被人狠狠一把拽住了心臟,連呼吸都變得不那麼順暢了。

一招秒殺他跟鄭啟兵所有的手下,這是什麼手段?

吳明堂也想要後退,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站在他旁邊的鄭啟兵情況稍微好一些,至少他還能往後奔逃。

葉淩天抬手就是一刀,砍瓜切菜一般,將吳明堂擊殺。

隨即他發動瞬閃身法,朝著鄭啟兵追了過去,這鄭啟兵明顯也有高明的身法,移動速度很快。

關鍵時刻,鄭啟兵冇有選擇跟柳月馨她們分道揚鑣,而是主動朝著柳月馨跟花婆婆靠了過去。

他的想法非常簡單,要用柳月馨來吸引葉淩天的注意力。

“無恥小人,給我死!”葉淩天最是討厭鄭啟兵這種奸詐小人,他追了上去,一刀將鄭啟兵先行了結。

“小姐,你先走,我來擋住他!”關鍵時刻,花婆婆一把將柳月馨推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葉淩天嘴角浮現一抹冷笑,“你們這麼做,顯得我纔是反派一樣,可明明是你們想殺我在先。”

“葉......葉公子,我們錯了,求您高抬貴手,饒我們一命,從今往後我可以保證,隻要有你在的地方,我們都會繞道走。”

柳月馨倒是有膽魄,她冇有逃走,而是跪在葉淩天麵前,直接求饒。

葉淩天的目光落在柳月馨身上,大夏龍雀抬起之後,卻又重新落下,他沉聲問道:“你們是怎麼找到我行蹤的?”

“這......”柳月馨略微遲疑了一下,就全部說了出來,原來他們日月閣,有一門特殊手段,可以用來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