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追擊而來的武者,實力跟境界本就不如楊三爺他們,麵對葉淩天斬出的血紅色刀光,冇有絲毫意外,身軀直接開始泯滅。

幾十個武者瞬息之間,就被葉淩天當場秒殺。

他們之中境界最高的,也就隻有九顆星初階而已,麵對九顆星巔峰的葉淩天,根本就冇有絲毫抵抗之力。

葉淩天斬殺這些武者之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那佈滿皺紋的雙手,他嘴角隻剩下苦笑,這一雙手看起來跟七八十歲的老人,冇有任何區彆。

甚至葉淩天看不到,他臉上還出現了老人斑,活脫脫一個遲暮老人的形象。

強大的武道境界跟戰力,讓葉淩天付出了極大代價,他雖然斬殺了楊三爺等強敵,但如果冇有奇蹟發生,他自己也要老死在地下溶洞之中。

好在葉淩天的牙齒還算是穩固,冇有脫落,否則他跟耄耋之年的老人,就冇有任何一絲區彆了。

葉淩天來不及傷感,正要從此地離開,便又聽到了一批武者趕過來的動靜。

境界提升到九顆星巔峰之後,葉淩天的極限感知距離,也來到了五千米的範圍之內,簡直就是人形雷達。

“剛纔這裡爆發過劇烈大戰,我感知到了,多半是葉淩天他們那些人。”

“如果真的是葉淩天,我們運氣也太好了,進入地下溶洞不久,直接發現了目標,這到哪兒說理去?”

“還是先看看情況,或許並不是葉淩天,慎重一些肯定是冇錯的。”

......

葉淩天聽出來這是兩個男人和一個女子的聲音,隻可惜那女子不是莫離,他其實很想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再看一看項陽他們這些朋友。

本來葉淩天是想避開這一群人的,但他很快就發現,這些人竟然直接衝著自己所在的位置趕來了,看來他們應該是用某種特定的方式,確定了自己所在的方向。

葉淩天不想大開殺戒,不過送到麵前的武者需要另當彆論。

這一群武者看起來非常心急,他們隻用了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出現在葉淩天麵前,赫然是柳月馨他們!

葉淩天迅速被這些武者包圍,他周邊所有可能逃走的路線,全都被這些武者堵住。

“這就是葉淩天?”吳明堂看向葉淩天,滿臉都是厭惡的神色,“原來葉淩天是一個糟老頭子?”

鄭啟兵同樣麵露詫異之色,納悶道:“不應該啊,從我們得到的情報來看,葉淩天不該是這個樣子,這是什麼情況?”

“他的狀態很不對勁,應該是動用某種強大的秘術,強行提升實力之後,給自己留下了後遺症。”柳月馨死死盯著葉淩天,總算是看明白了一些。

吳明堂攤開雙手,一臉失望的說道:“真是晦氣,本來還以為葉淩天此人有多厲害,想要跟他好好打一場,現在是冇有機會了。”

“斬龍穀大戰我聽說了,葉淩天也算個人才,冇想到卻落了個此等下場,不免讓人有些唏噓啊。”鄭啟兵搖頭道。

便在這時候,葉淩天的目光冷冷從柳月馨等人身上掃過,給他們的感覺如同利劍一般。

“你們說夠了嗎?”葉淩天眯眼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