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剛纔咬碎的那一顆丹藥,效用足以持續十分鐘的時間,他認為十分鐘之內,自己完全可以將葉淩天當作猴子一般戲弄。

似乎葉淩天除了斬出那一抹血色刀光之外,也冇有其他更強大的攻擊手段了,可惜他楊家的水之護甲,可以完美剋製葉淩天的攻勢。

“老子浪費了一顆頂級丹藥,這代價要是不從你身上找回來,老子估計睡覺都睡不安穩了。”楊三爺獰笑道。

葉淩天冇有選擇繼續強行出手,他冷靜了下來,死死盯著楊三爺,正在尋找楊三爺的弱點,以及自己可以利用的地方。

至於劉能剛纔擋住葉淩天那一招,同樣是動用秘術提升了境界,否則以他九顆星中階的層次,完全擋不住九顆星巔峰的葉淩天。

從葉淩天施展八門遁甲,打開第八道死門的那一刻開始,直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分鐘。

按照葉淩天的預估,八門遁甲的狀態最多還能持續一分鐘,也就是說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必須想儘一切辦法,在一分鐘之內,將楊三爺兩人擊殺。

如果殺不死他們,葉淩天落在他們手中,估計後果會比死亡更加可怕。

“楊兄,你真是隱藏得好深,冇想到當年那一顆丹藥,最後果然是落在了你手中。”劉能甚至還有閒心,跟楊三爺交談了起來。

他們身為頂尖武者,自然也很清楚葉淩天的狀態無法持久,而且他們剛纔都擋住了葉淩天的最強一招,所以內心是有極大優勢的。

“劉兄,你不也一樣得到了自己的造化嗎?我這丹藥一次性消耗品,你那一門能夠提升實力的秘術,卻能不斷重複使用。你的收穫遠比我更大,不是嗎?”楊三爺笑著說道。

劉能卻冷哼了一聲,“你會這樣認為,那是因為你不清楚,每一次施展這一門秘術,需要我付出多大代價。”

“我猜想這代價多半就是生命力,劉兄不用氣惱,我聽聞蝴蝶穀有一株可以補充武者氣血的鳳凰花,我們將這小子拿下之後,便去一趟蝴蝶穀。”

“要是能順利得到鳳凰花,你這一門功法最後的短板,不是就被補齊了嗎?”

劉能狐疑的看向楊三爺,冷笑道:“你這個笑麵佛,肚子裡麵究竟賣的什麼藥,我不信你有這麼好心!”

“嘿嘿嘿,知我者劉兄啊!”楊三爺笑了笑,很直白的說道:“我可以陪同你去往蝴蝶穀,幫你得到鳳凰花,但是這小子的秘術,我要定了,不知劉兄意下如何?”

劉能嗤笑一聲,“果然不愧是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試問這等秘術誰不想要,看來將這小子拿下之後,你我之間多年的恩怨,也是時候了結清楚了!”

這兩人當著葉淩天的麵,冇有絲毫避諱,將他們各自最大的秘密都暴露了出來。

他們似乎已經料定,葉淩天剩下的手段不多了,既然如此,他們還不如先談好利益劃分的問題。

而且困獸猶鬥的道理他們非常清楚,誰也不願意給葉淩天最後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