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麵對這番辱罵,鐘平卻冇怎麼生氣,反而一臉賠笑,指著葉淩天說道:“春萍,你看這是誰?”

趙春萍斜眼瞥著葉淩天,隨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鐘平,你能耐了?不去開車賺錢,還帶個陌生人回家?”

“我——”鐘平正想開口,介紹葉淩天的身份。

“砰!”

就在這時,另一扇房門打開,走出一個年輕女子,皮膚白

皙,身穿清涼的吊帶衫外加超短裙,透露出時尚靚麗的氣質。

她長相姣好,雖然無法與袁雪、獨孤伊人那個級彆的美女相比,但也算是班花級的小美女,走在路上回頭率十足。

此女正是鐘平的女兒,鐘秀秀!

她今年剛大學畢業,還冇找到工作,所以一直呆在家裡。

“爸,誰來了?”

鐘秀秀開口問道,隨後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朝葉淩天望來。

突然,她美眸一亮,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是......淩天哥哥?”

“秀秀,好久不見!”葉淩天點了點頭。

“哪個淩天哥哥?”趙春萍一臉狐疑,還冇認出他的身份。

“春萍啊,這是嶽總的義子,葉淩天!”鐘平連忙解釋。

聽到這話,趙春萍臉色一寒,麵露鄙夷之色,不屑地撇了撇嘴:“哦,原來是那個掃把星!真是晦氣,你怎麼把他帶回來了?”

“什麼掃把星?你說話怎麼那麼難聽?”鐘平麵露不滿之色。

“切!老孃說錯了麼?先是被父母拋棄,成了孤兒,後來又剋死了嶽總,這不是掃把星又是什麼?”

“胡說八道!快給小天道歉!”鐘平怒道。

“鐘平,你反了天了,竟敢吼老孃!”趙春萍雙手叉腰,一副河東獅吼的模樣。

“好了好了,彆吵了!”

突然,鐘秀秀開了口:“來者是客,淩天哥哥好不容易來一趟,又冇什麼大不了的!”

“對對對!還是秀秀懂事,我這就去做飯!”

鐘平連忙點頭,快步走進廚房,開始忙碌起來。

......

很快,鐘平就做了一桌的菜。

紅燒排骨、清蒸鯽魚、青椒肉片......

雖然不是山珍海味,但也非常豐盛,香氣撲鼻。

誰知趙春萍見了,又破口大罵:“家裡菜不要錢啊,你知道豬肉漲到多少錢一斤麼?今天非但冇去開車賺錢,還白搭這麼一桌飯菜!”

鐘平無奈,卻隻能點頭哈腰,滿臉陪笑,卑微無比。

這根本不是正常的夫妻關係!

見到這一幕,葉淩天搖了搖頭,深深感慨。

錢,是英雄膽!

當初,鐘平在長風集團擔任中層乾部,年薪百萬,威風無比。

趙春萍見了他,噓寒問暖,溫柔體貼,從來不敢吆五喝六。

現在鐘平落魄了,趙春萍嫌棄他冇本事,將他當成孫子,呼來喝去。

而且看這架勢,絕對不是一天兩天。

但為了這個家,鐘平再怎麼窩囊,也隻有忍氣吞聲。

“來來來,大家吃飯!小天,多吃點!”

鐘平往葉淩天的碗裡,夾了好幾塊排骨。

突然,趙春萍瞪著葉淩天,陰陽怪氣地說道:“哼!空手上門吃白飯,也不知道帶點東西!你義父活著的時候,冇教過你規矩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