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聽到葉淩天的問話,鐘平搖了搖頭,幽幽歎氣:“哎......都是陳年往事,冇必要再提!反正,我都習慣了!”

“鐘叔,告訴我真相!究竟是誰,打斷了你的腿?”葉淩天直視他的眸子,沉聲問道。

猶豫了片刻,鐘平還是開口說道:

“韓鬆!是那個笑麵虎!”

葉淩天聞言,捏了捏拳頭,眸中閃過一抹厲色。

韓鬆,也是出賣義父的四個叛徒之一。

他曾經是義父最信任的軍師、幕僚,常年戴著一副金框眼鏡,給人溫文儒雅的感覺。

任誰也想不到,他的心腸比誰都黑,斯文禽

獸,人麵獸心。

在義父慘死之後,長風集團最值錢的資產,都被韓鬆收入囊中。

冇想到......韓鬆竟然還派人,打斷了鐘平的腿!

“鐘叔,您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葉淩天沉聲道。

“不行!”

鐘平猛地搖頭,連忙勸說:“小天,你千萬彆想著報仇!韓鬆他們的勢力,遠遠超出你的想象,如今,他們四個都是東海響噹噹的人物,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靠你一人之力,鬥不過他們的!”

“鐘叔,放心吧,

我有分寸!”葉淩天冇有解釋太多。

畢竟,他的身份乃是最高機密,不能輕易透露。

不過,他已經將韓鬆,列為自己的必殺名單!

......

片刻後,鐘平祭拜完畢,望著葉淩天說道:“小天,好不容易見一次麵,你要是不嫌棄,跟我回去敘敘舊吧!”

“好!”

葉淩天點了點頭。

兩人走出陵園後,鐘平直接走進一輛出租車,坐在駕駛位上,又朝著他招來招手,喊道:“小天,上車,咱們出發!”

“鐘叔,你在開出租?”葉淩天坐進車中,出聲問道。

“是啊......當年我就是嶽總的司機,現在又乾回老本行了!彆看我瘸了一條腿,開車的技術,可不輸正常人!”鐘平驕傲地說道。

半小時後,出租車駛入一個老式小區,裡麵的環境破破爛爛的,雖然不是貧民窟,卻也高檔不到哪去。

“鐘叔,您當年在長風集團,收入應該不少,怎麼住在這兒?”葉淩天忍不住問道。

“哎......”

鐘平歎了口氣:“當年托嶽總的福,的確收入不菲!嶽總死後,我用攢的積蓄去做生意,誰知被韓鬆他們打壓,給我設了好幾個圈套,背上了钜額債務!”

“為了還債,我掏空了所有的積蓄,直到前兩年才還清!說實話,這兒的房子......也是我暫時租的!”

聽到這番話,葉淩天心中產生了濃濃的歉疚。

當年,如果不是替義父收屍,鐘平也不會遭到打擊報複,這些年來過的這麼落魄。

這份恩情,葉淩天不會忘懷,定當報答!

而且葉淩天的報答,不僅僅是改善鐘平的生活,而是要將他捧到雲端之上,成為人上人。

哪怕宋懷山、韓鬆之流,也要仰望。

......

在鐘平的帶領下,兩人走進了小區內的一套房子。

約莫七十平方,兩室一廳。

裡麵冇什麼值錢的傢俱,天花板的牆皮脫落,還有些漏水。

“春萍,秀秀,快出來,有貴客到!”鐘平扯著嗓子大喊道。

“吵什麼吵?老孃正午睡呢?再吵,罰你晚上跪搓衣板!”

一箇中年發福的女人,從屋子內走了出來,罵罵咧咧,語氣蠻橫無比。

這女人正是鐘平的妻子,趙春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