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寧惹閻王,莫惹至尊!

凡是葉淩天的敵人,冇一個有好下場的。

而宋家連番作死,最後的下場,恐怕會很慘很慘!

......

“蹬!蹬!蹬!”

突然,後方傳來一道腳步聲。

葉淩天回過頭,隻見一個麵容滄桑、兩鬢斑白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過來,手中還拎著一壺白酒。

突然,那白髮中年身軀一顫,彷彿被下了定身術,站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盯著葉淩天。

他好像有點不敢相信,使勁用手揉了揉眼睛,隨後試探性地問道:

“小天,是你麼......你回來了?”

因為極度的震驚,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葉淩天仔細打量著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開口道:

“鐘叔!”

話音剛落,那中年男子快步衝了過來,張開雙臂,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下一刻,中年男子的情緒徹底崩潰,竟老淚縱橫,感歎道:“八年了!小天,終於找到你了!知道你還活得好好的,嶽總恐怕也能含笑九泉!”

這箇中年男子,叫做鐘平,是嶽長風當年的司機,忠心耿耿,後來又被提拔為公司內的中層乾部。

八年前,義父嶽長風遭到背叛,慘死街頭。

曾經受過他恩惠的人,全都裝聾作啞,裝作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

唯有鐘平,挺身而出,為嶽長風收屍,還指著那四個叛徒的臉,大罵他們是白眼狼、劊子手!

但也正因如此,鐘平也遭到了那四人的打擊報複,這些年來,過的很不如意。

他今年還不到五十歲,看上去卻蒼老無比,頭髮全都白了。

......

突然,葉淩天轉身朝向鐘平,猛地鞠躬。

呈九十度角!

這一幕畫麵,如果流傳出去,恐怕會驚動整個大夏國高層。

葉淩天的身份,淩駕於芸芸眾生之上。

就算見到那些諸侯王爵,也不用鞠躬行禮。

但現在,他竟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小天,你這是做什麼?”

鐘平連忙伸手去扶他,但他的身軀宛若鋼鐵,根本扶不動。

“鐘叔,如果不是您的話,義父當年就要曝屍街頭,死無葬身之地!這一拜,您受得起!”葉淩天沉聲道。

“小天,嶽總對我恩重如山!如果不是嶽總的話,我現在還在老家種地呢,那份恩情,永生難忘,你不用這樣!”

說著,鐘平又舉起手裡的那壺白酒,咧嘴笑道:“你瞧,這是嶽總當年最愛喝的酒,今天我特地帶來的!來,你給嶽總倒上吧!”

“好!”

葉淩天點了點頭。

但下一刻,他發覺鐘平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左腿明顯有傷。

“鐘叔,你的腿,怎麼了?”葉淩天開口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鐘平臉色一僵,用笑容來掩飾心中的慌亂,小聲說道:“冇什麼......前不久剛剛跌了一跤,所以行動不太方便!”

“不可能!這明顯是老傷,至少有好幾年時間!鐘叔,你為什麼要騙我?”葉淩天質問道。

鐘平目光躲閃,根本不敢和他對視。

突然,葉淩天挑了挑眉,眸中透露出淩厲鋒芒,問道:“鐘叔,你的腿,是不是被那四條老狗打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