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5章

據說戰鬥開始前,宮本雄還對青年百般嘲諷,甚至貶低整個大夏武道界,認為大夏的武道,就連給倭國提鞋都不配!

麵對嘲諷,這位青年一句話都冇有講,直接出刀。

那一戰,神秘青年手持“皇刀”大夏龍雀。

僅僅隻用一刀,就斬殺了倭國不可一世的宮本雄。

那一刀的風華,光耀九州,寒徹四野!

同時,也永遠地銘刻在吳冰清心中,讓她再也難以忘記。

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吳冰清得知了一個驚天秘聞——

葉淩天,竟然是那位傳說中的西南至尊、不敗戰神!

吳家是武道世家,吳冰清從小耳濡目染,心中隻敬佩強者,也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強者,更想過去西南邊境報效國家。

隻可惜吳千山就她這麼一個孫女,根本不可能答應她上前線的要求,她隻能尋找精神寄托。

正巧這時候,大夏開始有了西南至尊的傳說。

這種英雄人物,剛好是吳冰清深深敬仰的,從此隻要有西南至尊的任何訊息,她都會第一時間打聽。

在她內心深處,將西南至尊當作了自己最崇拜的對象,當作了她一生追趕的目標。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也對神秘的西南至尊,有了一絲不可言說的愛慕之意,這件事任何人都不知道。

哪怕是吳千山,也從來冇有觸及過孫女的內心,隻清楚她極其崇拜西南至尊,將對方當作一生的偶像。

本來,吳冰清認為她這輩子都冇有機會見到至尊大人,因此她可以讓那份愛慕之意,不斷在內心醞釀。

隻可惜棲鳳山一戰,亂了她的心。

得知那位斬殺宮本雄的青年,就是西南至尊後,她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既開心,又失落,同時還有些哀愁。

但從此,她隻能將那一份愛慕藏在心底,因為她知道,兩人之間身份的差距,實在太過懸殊,簡直就是天塹鴻溝!

哪怕她用一生的時間,也無法追上西南至尊的腳步。

後來得知西南至尊就是葉淩天,她更是激動的幾天都睡不著覺,隻可惜她根本不敢獨自去打擾他。

有些人,註定是另一些人命中的劫。

一旦遇上,就再也難以消解,一生一世,都要嚐盡癡纏單戀之苦。

在吳冰清的心目中,葉淩天就像是九天之上的神龍,強大而又崇高,可自己,不過是個毫不起眼的女孩。

恐怕兩人這一生,都不會有任何交集,每當她這麼想的時候,心都在滴血。

隻可惜,這種痛苦的滋味,難以同外人道也,隻能自己獨自承受,獨自品嚐。

就在前幾天,吳家收到江家發來的請柬,當吳冰清看到新郎的名字後,她徹底愣住了,腦海中隻剩下一片空白。

她萬萬想不到,堂堂西南至尊,竟然會娶一個三流世家的普通女子。

一種羨慕而又不甘的情緒,在她心中蔓延,她恨新娘不是自己。

不過,對於蘇幼薇這個素未謀麵的女子,她冇有怨恨,隻有深深的好奇。

所以今天她特趕來參加婚禮,就是想要好好的看一看,究竟是怎樣的奇女子,才能把葉淩天迷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