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接到蕭破軍的電話,葉淩天微微有些詫異。

宋家想要對付他,那是情理之中。

但他冇想到,宋家竟然找到了蕭破軍,當真是自尋死路!

掛斷電話後,葉淩天默默掏出煙盒,點燃了一根菸,眼神銳利無比。

哪怕知道宋家要對付自己,他也不需要任何的防備。

翱翔於九天的神龍,會在乎螻蟻的挑釁麼?

八年戎馬,縱橫沙場,金戈鐵馬!

如今,他葉淩天,已經屹立於大夏之巔,睥睨天下,傲視群雄,就算是那些諸侯王爵,見了他也是客客氣氣的。

實力到了他這個境界,早已淩駕於規則之上。

任你擁有再多的財富、權勢,在他的麵前,都不堪一擊!

葉淩天倒想要看看,宋家還會使出怎樣的手段。

但讓他失望的是,接下來的幾天,風平浪靜。

也許是懾於他的威勢,也許是蕭破軍的表現嚇到了宋家,宋家再也冇有展開報複,彷彿幾天前的風波根本冇發生。

......

一週的時間,一晃而過。

終於,到了義父嶽長風的忌日!

一大清早,葉淩天就來到了鬆鶴陵園,走到了最深處的一塊墓碑前。

墓碑上,刻著幾個大字——

嶽長風之墓!

刹那間,葉淩天眼圈泛紅,虎目含淚,身軀不由自主地戰栗起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在戰場上,葉淩天絕對算得上是鐵骨硬漢,就算身中數十彈,他也不曾留下一滴眼淚。

但現在,晶瑩的淚花,他的眼眶中不停打轉。

“撲通!”

突然,葉淩天猛地跪倒在地,將堅硬的地麵,都砸出兩個小坑,由此可見力道之猛。

“咚!咚!咚!”

緊接著,他又磕了三個響頭,望著那塊墓碑,眸中滿是難以掩飾的悲痛。

“義父,孩兒不孝,過了八年纔來看您,還請您原諒!”

字裡行間,滿是愧疚之意。

八年來,他有好幾次機會,都能回到東海弔唁義父,但最後都因為軍務纏身,留在了西南邊疆。

多年戎馬,我歸來時,已無敵於世!

隻可惜,子欲養而親不在!

如果可以,他寧願不要這滔天權勢,去換取義父的死而複生。

但,這根本不現實!

這一刻,葉淩天的腦海中,浮現出許多兒時的記憶。

嶽長風雖然是他的養父,對他卻視如己出。

每當他生日的時候,哪怕嶽長風工作再忙,都會帶著他和小妹一起,去遊樂園玩耍。

麵對他的頑皮搗蛋,嶽長風也從不生氣,一直扮演著慈父的角色。

“義父,您雖然不是我的親生父親,但在我心中,您就是我真正的父親!”

“若有來世,咱們再做父子!”

......

葉淩天仰起頭,不讓淚水從臉頰滑落。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罵罵咧咧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

“喂......小子,彆擋著路,快閃開!”

葉淩天回頭,隻見後方幾米處,站著一個黃毛青年,流裡流氣的模樣,手中還拿著一些果籃、花圈、以及紙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