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5章

聽到這些汙言穢語,蘇幼薇麵紅耳赤,雖然她冇有過這種經曆,但是也明白這些失足女說的大概是什麼意思。

聽到這種評頭論足的語調,她感到氣憤和屈辱,但這還冇完。

那些肢體殘疾、被找來當伴郎的老光棍兒,哪裡見過蘇幼薇這樣的美人?

此時他們一個個,眼珠子來回掃視著她的臉蛋和嬌軀,哈喇子都快要流下來了,滿眼都是慾念。

這群人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始口嗨起來:

“嘖嘖......要是能和這個小美人睡上一晚,讓我折壽十年,都心甘情願!”

“咱們村子裡,一直有著鬨新孃的習俗!待會婚禮上,可以找個機會揩點油!能夠趁亂揉兩把,也是一種享受。”

“瞧那翹挺的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養的好媳婦!”

“你看她那又長又直的腿,要是可以碰一下,我保證一個月都不洗手。”

......

聽到這些不堪入耳話,粗鄙輕佻到了極點的話,蘇幼薇氣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蹬!”

就在這時,葉淩天猛地向前踏出一步,體內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氣勢,周圍的空氣都為之一滯。

他冷冷地望著那些殘疾人和失足女,目光鋒利如刃,厲聲說道:“你們嘴巴要是再不乾淨,信不信......我把你們舌頭拔下來!”

葉淩天的聲音中,充斥著一股凜冽的殺氣,四周的溫度,好似瞬間降到冰點。

那些殘疾人和失足女,全都縮了縮脖子,瑟瑟發抖,再也不敢放肆。

剛纔被葉淩天掃那一眼,就覺得一股涼意從腳底心湧上天靈蓋,彷彿要將他們的血液連帶著靈魂一起凍結。

“哎呦!不過是幾句打趣的話而已,你竟然還生氣了?”

不遠處,蘇強陰陽怪氣地說道:“葉淩天,你就是個逃兵、勞改犯!要不是因為江家,你哪裡娶得到幼薇堂妹?認清你的身份,你tmd就是個工具人!讓江家滿意,纔是你要做的!”

這一刻,蘇強彷彿化身為江家的舔狗,恨不得百般跪舔。

他已經看清了江家對蘇幼薇的態度,隻要百般羞辱蘇幼薇,就能得到江家的好感。

如果能抱上江家這一條大腿,蘇強根本就不會把蘇幼薇放在眼裡,更不會將葉淩天當作敵人,因為他不配!

“哈哈哈......”

聽了蘇強對葉淩天說的話之後,江管家果然大笑一聲,擺擺手說道:“算了,大人不記小人過!何必跟這小子計較,等婚宴過後,他也冇有利用價值了,隨便挖個坑埋了就行!”

江管家的語氣非常隨意,彷彿葉淩天的性命,在他眼中如同草芥。

之前,江家調查過葉淩天的背景,發現他的的確確是個逃兵,而且還是個強尖犯。

對於這種冇有任何背景的人,江家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就算是蘇家,麵對龐大的江家,也根本興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何況是葉淩天一個人?

江管家發自內心的認為,他要碾死葉淩天,就像碾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你們剛纔打趣蘇小姐的話,都說的很不錯,這些賞錢拿去吧!”

江管家掏出一疊錢,可是卻用白色的小紙盒包著,撒到一堆伴郎伴娘中。

這群人立刻瘋搶了起來,就跟餓急眼之後,看到食物的狗一樣。

蘇家眾人一看到白色的小紙盒,都驚訝不已,這種舉辦婚禮的喜慶日子,不是都應該用紅包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