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8章

蘇幼薇對母親很失望,先不管父親的方法是否可行,至少還是向著她的,可是母親卻根本不為她著想。

看到父親那一副不敢再說話的委屈樣子,蘇幼薇於心不忍,連忙開解他說道:“爸,媽說得很有道理,就算咱們跑出了東海,又能跑到哪兒去呢?”

“江家勢大,想要找到我們,完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況且我們逃跑的行為,隻會觸怒江家,引來更恐怖的報複!”

說到這裡,蘇幼薇的聲音也忍不住有點哽嚥了,“到時候,不僅僅是我,整個家族都會招來滅頂之災!”

聽到蘇幼薇的話,蘇仲達也一下子清醒過來,就像是被人澆了一頭冷水,之前爆發出的勇氣,徹底消散。

是啊......

他們在東海之外,無以為靠,又冇有什麼存款,難以想象會過上怎樣的窮苦日子!

那種生活,蘇仲達並不想要。

剛纔,他也是一時衝動,現在經過老婆和女兒的連番打擊,他頓時焉了。

仔細一想,如果真離開的話,不僅君臨集團的合作再也談不成,蘇家還會遭受報複,他們從此徹底淪為家族的罪人!

在今後漫長的歲月裡,估計都隻能過上漂泊的生活。

所以這個建議,不管從哪個方麵講,都根本不現實,隻能是一時的幻想,不可能真的實現。

這時候,葉淩天看不下去了。

“嶽父嶽母,你們二老儘管放心吧,明天婚禮舉辦的時候,我會保護好幼薇!”葉淩天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切!”

楊秀蘭白了他一眼:“你一個逃兵,有什麼本事保護幼薇?就因為你的存在,纔會讓幼薇承受這麼多的羞辱!你還有個身份,我就不給你點破了,否則更丟人!”

楊秀蘭的話毫不客氣,至於葉淩天的另一個身份,自然就是強尖犯。

在大夏任何一個地方,強尖犯都會被人看不起,那種鄙夷,完全是發自內心深處。

楊秀蘭非常清楚,明天的婚禮,江家絕對會拿葉淩天逃兵、強尖犯的身份做文章,大肆宣揚,用來羞辱蘇幼薇。

“媽,你彆那麼說淩天!多虧了他,咱們家才能開上保時捷,才能談成和君臨集團的合作!他冇有錯!”蘇幼薇勸說道。

這些都是事實,如果冇有葉淩天,指望她父母,恐怕她們家一輩子都買不起保時捷,在家族親戚麵前也抬不起頭來。

“哼!你怎麼不說說,正是因為他,才害的你去曹家跪地求饒,還住了好幾天醫院,醫藥費都花去不少呢!”楊秀蘭嘟囔道。

實際上蘇幼薇這段時間住院,冇有用家裡的一分錢,都是葉淩天付的。

“淩天得罪參加,也是為了保護我啊!”

蘇幼薇據理力爭,她不想看到母親將所有的過錯,都怪罪到葉淩天的身上。

這段時間,葉淩天對她的好,她心裡都有數,隻不過父母一直戴著有色眼鏡看他,讓蘇幼薇很難受。

楊秀蘭是典型的勢利眼,如果她知道葉淩天真實的身份,估計會立刻跪舔。

但是現在,葉淩天在她眼中,不過是個惹人嫌棄的強尖犯,而且還是逃兵,要給他好臉色,冇門兒!

楊秀蘭不停的咕噥,全是對葉淩天的指責,反正冇有一句好話。

過了一會兒,蘇仲達突然說道:

“對了,我剛聽說一個訊息!那個在東海囂張了十幾年的曹家,就在前幾天倒台了,東海巡捕房出動,將曹家各大據點全部剿滅,曹天嘯也在火併中身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