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2章

至於“道”之境界,想要達到則是萬分困難,不僅需要天賦和苦練,更是需要一定的機遇與巧合。

縱觀漫漫曆史長河,能夠進入“法”之一境的,寥寥無幾。

至於進入“道”之境界的,更是屈指可數,每一個都是名垂青史的大人物。

“道”之一境太過玄妙,已經不是凡人可以達到的範疇,就比如武道一途的宗師,可以動用種種神奇手段。

在普通人眼中,宗師早就脫離了正常人的行列,可以使出種種類似於神仙的手段。

摘葉傷人,罡氣護身等等,對於宗師而言,隻是尋常。

傳聞每一個進入“道”境的人物,哪怕隨意揮動一筆,就可以承載文道,也可以震人魂魄。

這第三種境界,獨孤城最開始的時候還不太信,後來檢視了很多古籍,才證明“道”境確實存在。

以前,獨孤城本以為超脫凡俗的力量,都隻是傳說,冇想到今日竟然親眼所見。

從一副書法中,感受到了凜冽的殺伐之氣。

剛纔絕對不是在做夢,獨孤城可以肯定這一點,而且也不是幻覺,他是從葉淩天的墨寶中,真切感受到了戰場的恢宏與悲壯。

這樣的作品,哪怕再給他幾十年的時間,他也不可能寫得出來,他冇有這樣的格局,也冇有這樣的天賦。

不過那個境界放在那裡,始終是引人嚮往的,獨孤城希望朝著“法”的境界衝擊。

隻是他年歲大了,不知是否還有機會。

獨孤城搖了搖頭,將無數的念頭從腦海中趕走,回過神來後,他又仔細端詳葉淩天這幅大作。

雪白的宣紙上麵,一共寫了四行字,看來應是一首詩。

獨孤城忍不住唸了出來:

“五月.天山雪,無花隻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

唸完之後,獨孤城又一次陷入那種殺伐的意境之中,周圍彷彿有千軍萬馬衝鋒陷陣,喊殺聲震天響。

這短短八句,正是詩仙李白的《塞下曲》,全詩從頭到尾無一個“殺”字,可是讀完卻讓人感到殺氣縱橫!

尤其是最後一句,透露出無與倫比的殺伐之氣,以及開疆拓土的霸氣。

詩的內容,跟葉淩天書法的意境完美融合在一起,彷彿締造了一個小小的世界,讓看過的人都忍不住沉浸其中。

這也是獨孤城兩人,先前失神的原因。

獨孤城還是有些見識的,他很清楚,若冇有經曆過戰場上的廝殺,若冇有親自衝鋒陷陣過,葉淩天絕對寫不出這樣的氣魄。

如果是某位老將軍,寫出這樣的氣勢來,那也在情理之中,獨孤城不會覺得多麼意外。

偏偏葉淩天還如此年輕,才二十出頭!

難道......他也有著豐富的沙場經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