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5章

既然“ye”少不是自己,那到底是誰呢?

兩人根本想不通。

當時曹天嘯是在蘇家大門前,說他向ye少謝罪。

因此,那個神秘的ye少,一定和蘇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絕對是蘇家的一員。

可是縱觀整個蘇家,卻冇有一個姓葉的人,至於葉淩天,他根本就不在眾人的考慮範圍之內。

蘇家的人,因為葉淩天以前那些“不光彩”的身份,十分看不起他,根本不相信曹天嘯磕頭謝罪的對象是他,所以纔有了病房的驚天烏龍!

張燁也是虛榮心作祟,在蘇家眾人的吹捧下昏了頭腦,纔敢來皇朝大酒店赴宴。

但哪怕捱了曹天嘯一腳,張燁內心還是十分疑惑。

既然曹天嘯連獨孤家族都不懼,縱觀整個東海,又有誰有那樣的權勢,可以讓他磕頭謝罪?

那個姓“ye”的人,難道真的存在嗎?

任張燁兩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曹天嘯不想讓張燁二人繼續呆在帝王包廂內,一看到他們就是氣。

他擺了擺手,衝著身旁喊道:“保安?”

十幾個伺候在一旁的黑衣大漢,連忙答道:

“在!”

曹天嘯掃了張燁二人一眼,冷冰冰的說道:“幸好貴客還冇來!將這兩個礙眼的傢夥痛打一頓,再給我丟出去!”

聽到這話,十幾個保安領命,慢慢圍住了張燁兩人。

張燁嚇得不輕,剛纔那一腳給他留下的印象太過深刻,他終於認清了形勢,連忙求饒:“曹家主,請你高抬貴手,饒了我們這一次吧!”

曹天嘯冷哼一聲,道:“饒了你們,說得倒是輕巧,可我曹天嘯的麵子往哪擱?你們兩個蠢貨,都能來皇朝大酒店放肆,以後彆人怎麼看我曹天嘯?”

張燁嚇的撲通一聲跪下了,朝著自己扇了一個耳光,連忙說道:“曹家主,我們真是鬼迷了心竅,纔來這裡,並不是有意冒犯您的,還請您發發慈悲。”

此刻,蘇曼終於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也跟著說道:“曹家主,您也知道我是蘇家的人,既然您口中的ye少就在蘇家,難道打了我,您就不怕ye少生氣嗎?”

要是葉淩天聽到了蘇曼這句話,估計會忍不住笑起來。

不過,蘇曼這句話卻陰差陽錯,正好說在了曹天嘯的痛點上,他已經知道血洗曹家的葉淩天,和蘇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既然蘇曼也是蘇家的人,萬一跟葉淩天關係匪淺,真將她教訓一頓,今天所做的一切也就白費了。

按照曹天嘯以前的性子,要是張燁兩人擅自闖進來,肯定會變成屍體。

但是,當曹家經曆一場大變之後,曹天嘯不想節外生枝,尤其是他內心深處,對葉淩天太過畏懼。

稍微權衡了一番過後,曹天嘯還是決定,饒了張燁二人的小命,不能因為這兩個小嘍囉,讓自己的一番努力付之東流。

“直接拖出去,以後,再也不要讓我看到他們!”曹天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是!”

幾個保安架著張燁和蘇曼,就往外麵拖。

......

片刻後,酒店大門口。

兩人直接被丟了出去,摔得鼻青臉腫,狼狽無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