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在他們看來,就算葉淩天身份非凡,財力雄厚,但宋家也不是無名之輩!

這些年來,宋家不斷髮展,如日中天,已經進入為東海上流圈子。

這家拍賣行,隻是宋家產業的冰山一角罷了。

而葉淩天挑釁的,不僅僅是宋康,而是整個宋家!

“臭小子,既然你找死,本少就成全你!”

宋康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竟從腰間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狠狠刺向葉淩天。

這把匕首削鐵如泥,鋒銳無比,宋康一直隨身攜帶。

如今派上了用場!

“刺啦!”

匕首劃破空氣,如果刺刀人的身上,輕易就能戳出一個窟窿。

麵對這來勢洶洶的一擊,葉淩天非但不閃不避,眸中還露出鄙夷之色。

眼看著匕首,就要刺向他的麵門。

千鈞一髮之際!

葉淩天身形一閃,輕而易舉避過這一刀。

隨後,他右手成爪,直接抓住宋康持刀的手腕,用力一捏。

“哢嚓!”

清脆的碎裂聲,響徹全場。

隻此一下,宋康的手腕就折斷了,匕首“哐當”一聲,掉落在地。

“啊啊啊!”

宋康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強烈的痛楚,讓他的五官扭曲在一起,猙獰無比。

這時,在場圍觀的眾人,麵露驚駭之色。

即使他們冇有親身體驗,但從宋康的表情中,也能感受到那深

入骨髓的痛楚。

“小子,你......你竟然折斷了我的手腕......”宋康發出斷斷續續的哀嚎。

“痛麼?”葉淩天冷冷問道。

“痛!痛死我了!”宋康慘叫。

“比起宋懷山當年對我義父做的,這些痛苦,隻是小兒科罷了!”葉淩天的眸中,閃過一抹淩厲殺氣。

感受到這殺氣,宋康直接嚇破了膽,扯著嗓子大喊:“保安呢,都他媽的死了麼?本少被打成這樣了,還不快點過來,抓住這個臭小子!”

......

“蹬!蹬!蹬!”

很快,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從四麵八方洶湧而來。

幾十個身穿製服的保安,粗暴地擠開圍觀人群,將葉淩天包圍起來。

看到這個陣仗,那些圍觀的賓客生怕惹到麻煩,不敢久呆,紛紛作鳥獸散。

保安隊長指著葉淩天,破口大罵:“混賬東西,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傷宋少!還不快點將宋少鬆開?”

幾十個身材高大的保安,氣勢彪悍,非常唬人。

見到他們的到來,宋康就像見到了救命稻草,恢複了幾分囂張氣焰,瞪著葉淩天說道:

“臭小子,今天你就算插上翅膀,也逃不出去!快點束手就擒,跪地道歉,本少還可以大發慈悲,留你一條小命,隻打斷你的四肢!”

“哈哈哈......”

聽到這番話,葉淩天發出一陣豪邁的大笑,望向宋康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白癡。

“宋康,我佩服你的勇氣!但你知道麼,上一個這麼跟我說話的人,墳頭草已經一米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