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這時,葉淩天鏗鏘的聲音,再度響徹全場:

“我葉淩天,為大夏征戰七年,金戈鐵馬,血灑沙場!冇想到......我的家人朋友,竟受到這般欺淩!”

“今日,我本不想將事情鬨大!但,華家咄咄逼人,華正雄以權謀私,還說要讓我葉某人走不出這家酒店!”

“哼......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說到最後,葉淩天猛地挺起胸膛,體內爆發出一股凝若實質的殺氣,向著四麵八方蔓延開來。

刹那間,宴會廳內的溫度,似乎降至冰點。

跪倒在地的華家眾人,同時打了個哆嗦,隻覺得一股涼意從腳底心湧上天靈蓋,彷彿要將他們的血液連帶著靈魂一起凍結。

羅萬山低頭望著華正雄,眼神冰冷,就像是在看一具屍體。

“華統領,不是我不幫你求情,但——至尊,不可辱!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麼?”

聽到這番話,華正雄像是發瘋了般,瘋狂磕頭。

“咚!”

“咚!”

“咚!”

華正雄的腦袋,硬生生砸在地板上,咚咚作響,很快他的額頭滿是血痕,觸目驚心。

他一邊磕頭,一邊求饒:“至尊大人,是小的有眼無珠不識泰山!還請您大人有大量,放我們華家一條生路吧!我華家願意給您做牛做馬,用下半輩子去贖罪!”

見到他求饒的樣子,眾多賓客瞠目結舌。

任誰也無法想象,一位七品統領,竟會有如此卑微的樣子,簡直將所有的臉麵都給丟光了。

葉淩天冷冷瞥著他,眼神鋒利如刀,緩緩開口:“讓我高抬貴手,也不是不行!但,你們華家要答應我三件事!”

“大人,彆說三件事,三百件都行!”華正雄連忙說道。

“彆急著答應!”

葉淩天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冷峻笑意:“第一件事,身為始作俑者的華英傑,流放極北苦寒之地,終生為奴!”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極北苦寒之地,那可是流放重刑犯的地方,冰封萬裡,野獸橫行。

被流放的犯人,手腳都戴著鐐銬,穿著單薄的衣服,在零下二十度的殘酷環境下挖礦。

對於華英傑這種養尊處優的公子哥,流放到那種不毛之地,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聽到這個條件,華正雄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至尊,這事我答應了,我會親自押送英傑前去!”

“不!不要!”

突然,華英傑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大伯,求求你......我可是您的親侄子啊,不要把我送到極北苦寒之地,我會死在那裡的!”

“這是你闖出來的禍,就要自己承擔,不能連累家族!”華正雄嗬斥道。

華英傑聞言,麵如死灰,悲憤欲絕,隻覺得眼前一黑,竟然直接昏厥過去。

......

“第二件事!”

葉淩天再度開口:“你華正雄身為六品統領,為了一己私慾,想要調動手下對付我!你,配不上‘統領’二字,從今日起,官削三級,降為兵卒!”

聽到這番話,華正雄身軀巨震,如遭電擊。

他奮鬥了三十多年,才被提拔為六品統領,誰知踢到了鐵板。

對於這個命令,他根本無法違抗。

至尊一言,可斷蒼生!

隻要葉淩天願意,彆說是讓他降為兵卒,就算扒了他的皮,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大人教訓的是,那最後一件事......是什麼?”華正雄顫巍巍問道。

葉淩天眼神一凜,目光在華家成員的身上掃過。

華家眾人根本不敢與他對視,嚇得瑟瑟發抖,恨不得地上立刻裂開大洞,好讓自己鑽進去。

下一刻,葉淩天霸氣十足的聲音,宛若驚雷,響徹全場。

“華家其他成員,雖非主謀,卻也是幫凶!”

“給你們三天時間,滾出東海,終生不得踏入東海半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