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以羅萬山的身份,就算東海最頂尖的那幾位大佬,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禮讓三分。

“天哪!真的是羅大統領!”

“究竟是何方神聖,能請動這位大佬?”

“難不成......真是那小子叫來的?”

無數賓客驚歎連連。

就在婚宴開始之前,華正雄帶來了一件珍貴的賀禮,正是羅萬山寫的對聯。

當時,華家父子如獲至寶。

對於華家而言,能夠得到東海大統領的墨寶,是莫大的榮幸。

誰知現在,羅萬山本人,竟親臨此地!

......

“蹬!”

“蹬!”

“蹬!”

羅萬山一步步走來,腳步沉穩,宛若一道道戰鼓擂在眾人的胸膛。

直到這一刻,華正雄心中還抱著幾分僥倖,連忙迎了上去,臉上滿是恭敬,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統領,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然而,羅萬山根本冇有搭理他,似乎將他當成了空氣,繼續向前走去。

華正雄隻能僵在原地,異常尷尬,臉色就像吃了蒼蠅般難看。

但他心中再怎麼憤懣,也不敢發作,畢竟羅萬山可是他的頂頭上司。

“唰!唰!唰!”

一時間,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到羅萬山的身上,隨著腳步而動。

當走到葉淩天麵前一米處,羅萬山終於站定。

下一刻,在場所有賓客的視線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坐鎮東海、手握重兵的羅萬山,竟然低下了高貴的頭顱,向著葉淩天深深鞠躬。

九十度鞠躬!

就像是下屬在向上級行禮。

見到這一幕,華正雄瞳孔猛的收縮,露出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不僅僅是華正雄,其他的華家成員,還有之前那些對葉淩天不屑一顧的賓客們,也都瞠目結舌,徹底懵逼!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場內,唯有一人例外!

正是衛雷!

在衛雷看來,這隻是小場麵罷了。

彆說區區一個六品大統領,就算一品大帥,在葉淩天麵前都要低半個頭。

因為,葉淩天是西南至尊,是不敗戰神。

他的名字,就是傳奇!

生而為王,註定輝煌!

下一刻,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下,羅萬山又站直了身子,遙遙望向葉淩天,滿臉激動地說道:

“東海羅萬山,拜見至尊!一萬鐵騎集結完畢,在外待命,還請至尊發號施令!”

......

至尊?!

聽到這兩個字,場內眾人麵露狐疑之色,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

然而,華正雄卻麵如死灰,驚駭欲絕,彷彿在瞬間被抽空全身的力氣。

當晉升為六品統領之後,華正雄也有資格接觸到一些機密情報,知道在一品大帥之上,還有更高級彆的存在,名為至尊!

整個大夏,僅有九位至尊!

至尊如龍,高高在上。

凡夫俗子終其一生,都冇有覲見的資格。

華正雄做夢都想不到,傳說中的至尊,竟然會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更加重要的是,自己還得罪了至尊。

就在這時,葉淩天扭頭朝他望來,眼神鋒利如刀,淩厲氣勢沖霄,冷冷開口道:

“華正雄,剛纔你好大的威風,還說不會讓我活著走出酒店!”

“以下犯上,該當何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