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3章

葉淩天霸道卓絕的聲音,響徹全場,震撼著每一個人的心神。

大夏講究死者為大,入土為安!

無論生前有多大的矛盾,死後都可一筆勾銷。

但他們如何也料不到,葉淩天竟然如此霸道,以強勢之姿大鬨壽宴。

現在,竟然還要讓金浩......死無葬身之地!

不遠處,金榮彪臉色鐵青,眼角肌肉一陣抽搐,強行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忍字頭上一把刀!

金榮彪是個非常擅長“忍”的人。

在商場上,他就像陰狠的毒蛇,為了等待時機,可以蟄伏許久。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置人於死地!

這一次,聽聞金浩的死訊後,他並冇有急著報複,生怕踢到鐵板。

事實證明,他這種小心謹慎的忍耐,是正確的!

如果惹到一位擁有紫金牌照的貴人,偌大的金家,恐怕會在一夜之間倒塌。

但現在,葉淩天竟然要褻瀆金浩的遺體!

這......已經觸怒了他的底線!

如果他再不做些什麼,恐怕會淪為整個東海的笑柄,再也抬不起頭來。

下一刻,金榮彪大步流星地走向前,死死盯著葉淩天,咬牙切齒說道:

“閣下,就算你的身份尊貴齊天,但東海,可不是法外之地!你先是殺死了小浩,現在又恣意妄為,難道......真當自己能夠隻手遮天?”

“快點放開小浩,否則,我就算傾儘全力,也要去帝京告禦狀,揭露你的罪行!”

金榮彪的話,看似是在威脅,其實還留了幾分迴旋的餘地,想讓葉淩天順著台階下。

隻要葉淩天肯放下他兒子的屍體,他也不會繼續追究。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威脅,也低估了葉淩天的膽色!

“哼!”

葉淩天一聲冷笑,目露寒芒,隨意掃了金榮彪一眼。

倏地,金榮彪身軀一顫,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汗毛倒豎,毛骨悚然,彷彿有把無形的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緊接著,葉淩天淡淡開口:“金浩公然侮辱戰士,是為大不敬,我殺他,乃替天行道!就算你告到帝京,也隻會自取其辱!”

聽到這話,金榮彪的臉色愈發難看。

在東海,他算得上是商界梟雄,富甲一方,但到了天南省,就排不上號了,無法與那些功勳世家相比。

若是到了王族彙聚、權貴如雲的帝京,那他就是個外地來的鄉巴佬,連巴結討好都不夠資格,更彆說向聖上告禦狀了!

“呼......”

突然,金榮彪長呼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繼續說道:“閣下,冤家宜解不宜結!繼續拚鬥下去,隻會兩敗俱傷,不如大家各退一步!”

“什麼意思?”葉淩天問道。

“我願意花錢,來贖回小浩的屍體!隻要你肯高抬貴手,不管要多少錢,我都願給!”金榮彪高聲道。

對他而言,自己兒子慘死,屍身扭曲崩碎,現在竟然還要花錢贖回屍體,這可是莫大的羞辱!

但,因為那塊紫金車牌,金榮彪根本不敢輕舉妄動,隻能忍氣吞聲。

“花錢贖回?”

葉淩天沉吟了片刻,點頭說道:“好啊,我答應了!”

“真的?”

金榮彪麵露喜色。

同時,他心中對葉淩天,又多了幾分不屑。

弄了半天,這傢夥是衝著錢而來的!

能用錢解決的,那就不叫事兒!

他金家主宰東海商界,又組建了東海商會,多年來積攢的財富,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

雖然他的名字,並不出現在富豪榜上,但如果統計金家所有的資產,在東海足以排的進前五、甚至前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