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她知道華家的可怕勢力,不想牽累葉淩天,所以才向華英傑求情。

“小賤人,現在知道怕了?冇門!”華英傑麵目猙獰,咬牙切齒地說道:“今日,我一定要叫這小子血濺當場!”

“求求你——”

袁雪美眸中噙著淚花,還想要開口求情。

如果可以的話,她寧願犧牲自己,換取葉淩天的安危。

突然,葉淩天的大手,按在她的香肩之上。

這雙寬厚的手,握過淌血的戰刀,擰斷過敵人的頭顱,也駕駛過坦克艦艇......

但這一刻,動作卻溫柔無比,輕輕轉過袁雪的肩膀,讓她麵對自己。

葉淩天低頭望著她的俏臉,緩緩開口道:“小雪,你是我的妹妹,不用求任何人!放心吧,有我在,冇有人能傷害你!彆說區區一個武銜七品的統領,就算一品大帥來了,也不行!”

葉淩天的聲音不響,卻字字鏗鏘,蘊含著一種令人信服的力量。

袁雪嬌軀一顫,心生暖流,甚至有種強烈的感覺,彷彿隻要在葉淩天的身邊,就算天塌下來都不怕。

“好大的口氣!憑你一人,難道還能逆天不成?”華正雄冷笑。

“誰說我是孤身一人?”葉淩天反問。

聽到這話,華正雄雖然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掀起了波瀾。

在他看來,葉淩天都知道自己的身份,還如此有恃無恐,想必是有著什麼倚仗。

“小子,難道......你還有什麼幫手?”華正雄忍不住開口問道。

麵對這個問題,葉淩天並冇有直接回答,嘴角卻勾勒出一抹弧度,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彷彿還藏著什麼底牌。

......

“砰!”

就在華正雄猶豫不定的時候,遠處傳來一道巨響,宴會廳的大門被硬生生踹開。

所有人都循聲望去,視線中出現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是個身高兩米的壯漢,渾身肌肉賁張,透露出爆炸性的力量,就像是一座移動的小山。

和他相比,華家的那些護衛,就像是營養不良的小雞仔,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存在。

“蹬!蹬!蹬!”

這壯漢的腳步聲宛若悶雷,大步流星地來到葉淩天的跟前,臉上滿是敬仰之色。

華正雄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衛雷,隨後啞然失笑:“嗬嗬......小子,這就是你找來的幫手?我還以為你有多麼厲害,原來就隻能喊來一個人!老夫麾下上千兵馬,一人一口吐沫,就能將你們淹死!”

“放肆!竟敢對大人不敬,找死!”

衛雷猛地向前踏了一步,虎目圓睜,滔天殺氣就像是決堤的江水,透體而出。

“嘶!”

華正雄臉色狂變,忍不住倒吸冷氣,接連後退七八步才勉強站定。

這些年來,華正雄身居高位,見過無數精銳戰士。

但衛雷身上的恐怖氣勢,比他見過的“百人斬”還要強烈數倍。

“雷子,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葉淩天突然問道。

聽到這話,衛雷收斂了幾分氣勢,單膝跪地,抬頭仰望著葉淩天,說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

“報!東海一萬鐵騎,集結完畢,已經入城,預計十分鐘後抵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