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5章

龍威天罡的本質,還是武者的內勁,隻不過激發方式,有所不同而已。

這一門防禦罡氣,強大之處就在於,幾乎所有的物理攻擊方式,都能被擋住。

若是葉淩天一人在此,他不介意用龍威天罡,試一下這些毒霧的威力,但是有趙靈兒在身後,他卻不能冒險。

“神威**掌!”

葉淩天右手呈掌,強大的內勁凝聚在手上,猛然一掌拍出,幾個忍者麵前,頓時颳起了一陣狂風。

這不過是葉淩天隨意胡謅的一個名字而已,什麼**掌,無量手罷了。

葉淩天這一掌,並不是為了傷敵,而是將衝向他跟趙靈兒的毒霧,朝著幾個忍者所在的位置席捲回去。

誰都冇有想到,葉淩天竟然會如此應對,那三個釋放毒霧的忍者,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他們果斷後撤,身形化作一道殘影,眨眼間就退了三十多米。

但是,這還遠遠不夠!一秒記住

葉淩天一掌的威力,退後三十米,根本就不能化解,三人之中,有兩人的手臂都被毒霧沾染上了,瞬間化作一攤血水。

“啊啊啊!”

這兩個倒黴的忍者,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那個領頭的東瀛武士,眼中寒光一閃,立刻跳到他們兩人身前,手中忍者刀,接連劈出兩次。

那兩個被毒霧命中的東瀛武士,手臂從肩膀位置被砍掉,這也阻止了毒性,朝著他們身體蔓延,否則神仙難救。

“好強的毒性!”

哪怕葉淩天都皺了皺眉頭,這種毒藥的腐蝕性,比起強酸或者強堿,威力不知大了多少倍。

趙靈兒的臉色,已經是一片煞白,兩個忍者的慘狀,差點就發生在她身上。

相對於手臂融化成血水,趙靈兒更怕自己的臉,被毒藥毀掉,她正是愛美的年紀,臉蛋兒不能受到任何破壞。

手臂被斬掉一隻,兩個用毒的東瀛武者,已然算是失去了戰鬥力。

第一組,總共也隻有三人,一個照麵就被葉淩天擊敗兩人,毒組算是名存實亡了。

毒組的小組長,看向葉淩天的目光,充滿了刻骨的怨恨,他們這些忍者,都是經曆過成千上百次戰鬥的,經驗十分豐富。

這麼多年來,不管麵對怎樣的對手,都冇有太大損傷,但是在葉淩天這裡,僅僅一個照麵,他們便受到重創。

“毒組退後,暗器組跟上,手裡劍準備,擲!”

帶隊的忍者頭目,也對葉淩天充滿了恨意,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這些東瀛武士,對於命令的執行非常到位,宛若戰士一般。

暗器組的三個忍者,立即上前一步,在葉淩天他們麵前三十米的位置,呈半蹲的姿勢,每個人手上,都握著十多枚飛鏢型手裡劍。

手裡劍,是忍者常用的暗器之一,有多種形狀,這種飛鏢型的,殺傷力巨大。

這些忍者本身也是武士,且實力不敵,至少都擁有暗勁巔峰的戰力,在三十米的距離內投擲手裡劍,威力比子彈還要恐怖。

數十枚手裡劍,以超過聲音的速度,瞬間就到了葉淩天兩人麵前。

那些躲在暗中,對葉淩天兩人進行火力壓製的東瀛武士,也冇有停止扣動扳機,一束束子彈,不停的落在葉淩天的罡氣護罩上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