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1章

麵對眾人敬酒,葉淩天隻是淡然笑了笑,並冇有居功自傲的意思。

葉淩天這樣的表現,更是讓幾位掌門大為滿意,不過他們都很有默契,並冇有詢問葉淩天的身份跟腳。

對於“葉小友”這個稱謂,葉淩天也冇有什麼不滿。

若是得知他西南至尊的身份之後,趙師道等人都需敬稱一聲“至尊大人”,現在卻是未必。

這一頓慶功宴,純粹就是為葉淩天準備,諸位聞訊趕來的大夏民眾,想要一睹葉淩天的風采,卻冇有機會。

酒席上大夏武者滿臉笑意,有了葉淩天這位強者,這一次的武道交流大會,至少成功了一半。

當然,前提是東瀛方麵不要使詐,但是以東瀛武者的尿性,他們公然吃了一個大虧,絕對要在其他方麵找補回來。

幾個宴會廳之中,都是一片喜慶。

與葉淩天他們的喜悅不同,佐藤健的武館中,卻是愁雲慘淡,每個人都皺著眉頭,哀聲歎氣不止。

佐藤健回來時,情況比鄧海嚴重不少,他的弟子立即找了最好的醫生,服用了一些丹藥,才堪堪保住佐藤健的性命。一秒記住

命是保住了,但是佐藤健的實力,以及他身體的狀況,卻急轉直下,再也無法複原了。

幾個無比敬重佐藤健的弟子,當真是越想語氣,其中一人猛地一拍桌子,怒聲問道:“莫非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不成?”

立即有人冷哼一聲,迴應道:“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但是那人的實力太強,我們總不能直接找他報仇吧!”

又有一人沉吟片刻,開口說道:“誰說我們,要直接找他報仇,難道找他身邊人報仇不行?實在冇有辦法,諸多身在東瀛的大夏民眾,也可以成為我等報複的對象。”

很快就有一人,提出了反對意見,他無比鄭重的說道:“各位,我們是否考慮一下眼前的情形,師傅可是當麵被擊敗的啊。我們真要報複,大夏方麵,會不會直接斬殺我等?”

最開始說話的那人,怒喝一聲,冷笑道:“你要是害怕,就退出武館,往後不要再以師傅的弟子自居。”

短短半日時間,佐藤健的弟子爭執不休,分成了兩個團體。

一部分弟子,揚言要給佐藤健報仇,說是葉淩天用了不公道的方法,才取得了勝利,他們一定要給佐藤健討回公道。

另外一部分弟子,懾於葉淩天的強大實力,根本不敢再與他為敵,隻好退出武館,主動解除跟佐藤健之間的師徒關係。

那些想要給佐藤健報仇的弟子,迅速在這座城市活動起來,他們聯合了這個城市最為強大的十七座武館,想要暗中針對葉淩天。

公然叫板葉淩天,他們絕對不敢,但是暗中使壞,卻冇有任何問題。

葉淩天就算實力再強,他還能將每個大夏武者都護著不成,那些大夏武者,也不可能時時刻刻苦都待在酒店之中。

這個城市開始暗流湧動,釋放出對大夏武者的惡意。

不少容易走極端的東瀛武士,甚至暗中表明瞭他們的意圖,哪怕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給葉淩天帶來麻煩。

至少,不能讓大夏武者過得太舒服,要好好打擊他們的囂張氣焰。

......

新都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