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4章

葉淩天的話,無異於火上澆油,讓佐藤健感到無比刺耳。

佐藤健死死咬住牙齒,丹田中的內勁飛速流轉,迅速灌滿全身的經脈。

靠著怒意激發,他現在的實力,已然邁入了宗師四重天的中階水準。

“小子,給我死!”

佐藤健眼中,隻剩下葉淩天這個對手。

他全身的肌肉緊繃,迅速往前一步跨出,施展出他最為強大的拔刀術。

拔刀術,也是東瀛武士慣用的手段之一,速度極快,殺傷力巨大。

往往用出拔刀術,都是為了在一瞬間分出勝負,但論爆發力之強,超過拔刀術的手段,還真是不太多。

若是尋常對手,麵對佐藤健這一擊,腦海中第一個念頭,肯定是避其鋒芒,躲過這一刀之後,再尋求反製的時機。

然而,葉淩天卻不太一樣!一秒記住

“想用這種手段傷我,直接分出勝負,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葉淩天冷冷諷刺了佐藤健一句,雙手擋在身前,一道肉眼不可見的內勁,在他身前構成一麵護盾。

這護盾並不是太厚,也無法讓所有人都看見,但是防禦效果卻極好,竟然輕易將佐藤健拔刀術給擋住了。

佐藤健手中的太刀,就像是劈進泥澇之中,並冇有多大的動靜爆發開來,但是卻無法再前進半分。

為了擋住佐藤健的攻擊,葉淩天動用了龍威天罡的法門,以自身的內勁,激發了剛纔這一麵護盾。

彆說佐藤健,是強行使用禁丹提升了境界,就算他原本就是宗師四重天的強者,也無法將葉淩天這一麵護盾擊潰,

若是葉淩天一開始,就施展出龍威天罡,那更有欺負人的嫌疑,他就算站在那裡不動,任由佐藤健劈砍。

幾天幾夜的時間,佐藤健也無法攻破他的防禦。

隻是那樣的對戰,太過欺負人,所以葉淩天冇有如此做,而且他也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的手段。

佐藤健內心驚訝到了極點,也絕望到了極點,他已然用出自己所有強大的手段,卻還是無法傷葉淩天分毫。

真是應了那句話:“他看不慣葉淩天,但是也無法戰勝葉淩天!”

佐藤健隻能憋著一股怒火,死死盯著葉淩天,冷冷質問道:“臭小子,你究竟是什麼境界?”

跟葉淩天對戰一場,佐藤健大致明白,葉淩天絕對不可能隻有宗師二重天那麼簡單。

“無可奉告,還有,你的話實在太多了!”

葉淩天冇有給佐藤健反應的時間,徑直一拳砸向他麵門。

佐藤健舉刀格擋葉淩天的攻擊,卻還是被他一拳打中麵門,鼻梁塌陷,血液跟淚水狂湧而出。

心中的怒火,快要將佐藤健給燒死了,他舉刀對著天,無能狂怒。

但是要他承認失敗,卻冇有那麼簡單。

佐藤健咬緊牙關,動用了自己所有的內勁,猛然衝向葉淩天,想要斬掉他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