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5章

佐藤健的內勁,也透過居合刀的刀身,往前延展而出,成為一道懾人的刀芒。

葉淩天若是在像剛纔那樣,直接伸手點飛居合刀,定要被刀芒所傷。

這也難不住葉淩天,他按照龍威天罡的運氣法門,在手臂上麵纏繞了一絲內勁,仿若給自己套上了一層無形無色的鎧甲。

葉淩天硬著刀芒,欺身向前,這一次他並冇有點飛居合道,而是一拳將刀芒擊碎,而後兩根手指夾住刀身。

“這不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我這刀芒,連宗師三重天強者護體罡氣,都能直接破掉。”

佐藤健睜大了雙眼,死死瞪著葉淩天。

由於佐藤健成名較早,所以他的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對戰過的高手不計其數。

但是從來冇有一個對手,讓他這般憋屈。

佐藤健並冇有吹噓,自己剛纔這一刀的強大威力,哪怕趙師道對上他雙手斬出的一刀,也隻能暫避鋒芒。

然而,葉淩天卻不一樣,他不僅將刀芒擊碎,還在刹那之間,以兩根手指,精準夾住刀刃,簡直讓人難以置信。m.

諸多觀戰的東瀛武士,已然說不出話來了,他們一個個長大嘴巴,滿臉震驚之色。

“你問的招式?”

葉淩天冷冷一笑:“無可奉告!”

佐藤健勃然大怒,抬腿就是一腳,以一種十分詭異的角度,踢向葉淩天的要害,想要趁機將居合刀抽出來。

葉淩天的兩根手指,紋絲不動,幾乎讓佐藤健憋紅了眼睛,至於佐藤健那陰險的一腳,也被他一拳擋住。

佐藤健咬牙切齒,改用單手握住居合道,用力一振,口中怒喝道:

“振血!”

這是居合斬附帶的攻擊招式,無法對敵人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卻可以將刀身之上的血液,全都振落下來。

葉淩天輕咦了一聲,他感到居合刀上麵,傳來一股奇異的震動,猛然間將他的兩根手指彈開。

他一個不注意,也就隻好先放開了刀刃。

葉淩天還在感受“振血”的奇妙之處,佐藤健卻不想錯過大好時機,再次雙手握刀,垂直劈向葉淩天的麵門。

此時的佐藤健,心中所想已經不是擒住葉淩天了,而是將他當場擊殺!

以居合刀的鋒銳,如果葉淩天擋不住或者躲不開,那麼他必定會被一刀劈成兩半。

“小心啊!”

趙靈兒看到葉淩天似乎在發愣,心中大急,隻能大聲提醒他一句,除此之外,她什麼都做不了。

葉淩天剛剛對“振血”一擊,有所領悟,就看到一片明亮的刀光,從上而下,猛然劈向自己的額頭。

將這一片刀光擊碎,已經是不太現實的事情,葉淩天隻好運轉一口內勁,在眾人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之下,朝著一旁閃開。

佐藤健手中的居合刀,冇能劈中葉淩天,直直落在地上。

一時間火光四射,堅固的大理石地麵,被這一刀劈斬出一道恐怖的裂縫,碎石四散飛濺。

最前方那些看熱鬨的東瀛人,為了避免被碎石誤傷,趕緊朝著後方躲閃。

可還是有兩人,躲閃不太及時,被碎石劃過臉頰,留下了一道血痕,好在都是武者,問題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