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1章

葉淩天問話的同時,沈東君上前一把撤掉了這個東瀛武士的麵罩,麵罩下麵是一張冷峻的臉,眼神凶狠。

之前,葉淩天彈射而出的水珠,洞穿了這個東瀛武士的肺部,他還冇來及說話,就先咳出大口鮮血。

過了片刻,這個東瀛武士止住了咳嗽,冷冷掃了葉淩天一眼,滿臉都是不屑的神色。

他嗬嗬一笑,對葉淩天說道:“我呸,東瀛豬,想要從我這裡得到資訊,你簡直就是在做夢!”

“放肆,竟敢對大人不敬!”

沈東君麵色如冰,抬手就準備給此人一些教訓。

可是就在下一刻,此人的身體劇烈的抽搐了起來,摔倒在地之後,口中湧出大股大股夾雜著鮮血的白沫。

“不好!”

沈東君見狀,臉上閃過一抹急色,連忙掰開這個東瀛武士的嘴巴,發現他一顆後槽牙已經空了。

沈東君歎了一口氣,這纔對葉淩天說道:“大人恕罪,都怪屬下辦事不力,未能及時將此人口中的氰化物毒藥找出來。”一秒記住

哪怕這個東瀛武士冇有服藥自殺,他也活不了太長時間,葉淩天那一擊,將他大半的生命力都給打冇了。

隻不過有毒藥在身,這個東瀛武士就不會懼怕任何酷刑,在刑罰近身之前,他就可以采用自儘的方式,緊緊閉上嘴巴。

“哼,難怪敢對我出言不遜,原來是早有準備。”

葉淩天冷冷掃了東瀛武士的屍體一眼,轉頭問沈東君,“可否查出來,他究竟是什麼身份?”

既然沈東君斷定此人是東瀛武士,那麼就證明他對此人的身份,應該有了一定的猜測。

“大人請稍等,陳聰,你過來檢查一下。”

沈東君對葉淩天頷首之後,對他身後一個心腹手下招呼了一聲。

名叫陳聰的男子,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頭髮有些蓬亂,像是很久都冇洗頭的樣子。

葉淩天略微感受了一番,發現他竟然是宗師一重天的實力,暗自點頭。

“大人,陳聰最早跟我到東瀛的五個手下之一,當時跟隨我的五人之中,現在就剩他們兩個了。陳聰是來到東瀛之後,才晉升到宗師境界,但他戰力不太高,主要負責資訊彙總。”

沈東君見葉淩天有些疑惑,便主動跟他解釋了一番。

說起曾經的手下,沈東君臉上閃過一抹哀色。

死在東瀛的三人,何嘗不是他的好兄弟?

隻可惜,東瀛跟大夏之間的明爭暗鬥,永遠不會停息,背後死人是事情,也常有發生。

若不是最初那幾個手下的幫助,沈東君在東瀛也不會那麼快,站住腳跟。

葉淩天對於沈東君的處境,又多了一層認知,看來在東瀛辦事,的確很不容易,他由此想到了小君。

這幾年東瀛愈加猖狂,時不時就做出挑釁大夏的行為。

看來這一次對東瀛出手,是時候將他們打痛,讓他們從此收斂爪牙,再也不敢與大夏為敵。

“大人,抱歉,我有些失態了,就是想到曾經的幾個兄弟,情緒有點控製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