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

東瀛劍聖,武藏!

眾多武道年輕強者都驚呆了,每個人臉上都是震驚到極點的表情,趙靈兒更是雙眼瞪大,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

片刻後,眾人忍不住,紛紛議論起來。

“第四名,怎麼不見血修羅?為何是宮下武藏,他怎麼配?”

“宮下武藏這一年表現不凡,能夠成為暗榜第四名,或許也有一定的道理,就是可惜了血修羅啊!”

“眾位,不要小看了宮下武藏,能夠創建二刀流的人,冇有那麼簡單。”

武當掌門趙師道,少林寺方丈空聞大師,以及崑崙派掌門三人,聽到宮下武藏成為暗榜第四名,臉色都變得不太好看。

站在趙靈兒身邊的葉淩天,耳朵微微一動,聽到趙師道歎息了一聲,臉色有些無奈的說道:“冇想到這一年,宮下武藏進步這麼大。”

一年之前,宮下武藏跟天竺國的婆羅門甘雄一般,也在十多名開外,剛纔眾人以為婆羅門甘雄是最大的黑馬,冇想到竟然是東瀛劍聖武藏。

“我聽聞武藏半年前,約戰意國黑暗組織首領撒旦,跟撒旦大戰了一百個回合,利用二刀流的強大攻勢,最後隻敗給撒旦三招,估計正是憑藉這樣的戰績,他才能成為暗榜第四。”

少林寺的空聞大師,說這一番話的時候,臉上也帶了一抹憂慮。

崑崙派掌門臉色,也不太好看,為了不影響其他人的情緒,這位掌門低聲說道:

“據說這一次武道交流大會,宮下武藏極有可能現身,他現在成為暗榜第四,真是如日中天啊。”

“哎......”

趙師道歎息了一聲,隻能硬著頭皮說道:“若是宮下武藏出手,我等也隻好迎戰,到時候你們不要下場,且讓我來會一會他。”

葉淩天聽到少林寺方丈,宣了一聲佛號,淡然說道:

“趙掌門,你宗師三重天的實力,估計不是武藏的對手,不如我舍了少林金鐘罩不要,去探一探武藏的劍術究竟如何。”

“不可!”

趙師道連連擺手道,“空聞大師,萬萬不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