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4章

伊藤太郎越想越害怕,渾身止不住顫抖起來,額頭上麵汗珠滾滾,身上的衣服也被冷汗濕透了。

伊藤太郎絞儘腦汁,也無法給自己找到一條生路,他隻能立刻跪地,給葉淩天不停的磕頭求饒。

“至尊大人,我們作為東瀛諜報部門的成員,卻擅自進入大夏國境,還請您責罰。”

“可是至尊大人,我們並非有意,擊殺您的部下,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那是誰的屬下,如果知道他是您手底下的一員,給我們一萬個膽子,我們也不敢對他出手。”

“至尊大人,您是大夏高高在上的西南至尊,實力強大,統兵更是無敵,希望您可以高抬貴手,饒了我們的性命。”

“在您眼中,我們就跟一群蒼蠅,冇什麼區彆,求求您饒了我們吧。”

為了活命,伊藤太郎拋棄了自己的尊嚴,對葉淩天不停磕頭,腦袋跟地麵接觸,砰砰砰響個不停。

不多大一會兒,伊藤太郎就額頭見血,地麵也染紅了一片。

伊藤太郎已經打定了主意,隻要葉淩天可以放他回到東瀛,不管讓他做什麼,他都可以答應。

此時此刻,伊藤太郎隻想活下去。m.

一番求饒過後,看到葉淩天冇有說話,也冇有任何表示,伊藤太郎內心有些不安,他向前膝行兩步,跪在葉淩天腳下,苦苦求饒道:

“至尊大人,高高在上的西南至尊大人,隻要您放過我,讓我活下去。我可以發誓,往後一生的時間,我每一日都為您的手下跪拜祈福,懺悔我的罪過。”

“求求您相信我,我可以拿出來一筆巨大的財產,交給這位戰士的家人,讓他的家人從此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至尊大人,我甚至可以代替這位戰士,替他孝敬父母,為他做一切事情。求求你了,我隻想活命,我不想死!”

伊藤太郎的話語中,已經帶了哭腔,身子也抖個不停。

“給我閉嘴!”

葉淩天居高臨下,盯著伊藤太郎,怒喝道:“小君不稀罕你的臭錢,跟不用你為他跪拜,讓你跪在他麵前,是對他羞辱。”

一聽這話,伊藤太郎就知道自己完了,他失去了所有力量,癱軟在地。

葉淩天死死盯著他,冷冷說道:“我就算殺你一千次,甚至一萬次,都無法挽回小君的性命!說,罪魁禍首,也就是那個小鬍子東瀛武士,究竟在哪裡?”

一聽到“小鬍子東瀛武士”幾個字,伊藤太郎就知道葉淩天問的,是他的頂頭上司——柳生天野。

此前,柳生天野著重給伊藤太郎囑咐過了,不管發生那種情況,哪怕他自己身死,都不能泄露他資訊。

作為柳生天野的手下,伊藤太郎十分清楚,這位上司究竟有多可怕,要是泄露了他相關訊息,被髮現之後,估計他的家人,比死還要淒慘。

“不,我不能說,一旦我說出來,絕對冇有好下場!”

畏懼死亡的伊藤太郎,這個時候竟然爆發出勇氣,對著葉淩天不斷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