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8章

“一群蠢貨,這是死亡之路!”

東條直樹大喊一聲,身形加速前衝,眨眼間就到了葉淩天身前一米的距離。

東條直樹有些懵,在他的預想中,自己絕對不可能如此靠近葉淩天,半途中就應當被一刀斬落纔對。

然而,葉淩天的刀光,卻遲遲冇有落下來。

東條直樹腦海中,刹那間轉過成千上百個念頭,最後化作一道狠辣的執念,索性一刀刺向葉淩天的心臟。

葉淩天這時候正在看著東條直樹,他從這個東瀛武士眼中看到了恐懼和瘋狂,還有一抹極端之色。

東瀛武士一旦陷入絕境之中,就會用所謂的武士道精神,瘋狂麻痹自己,讓他們認為自己的犧牲,是一件崇高而又意義的事情。

葉淩天現在,就想當著在場所有東瀛武士的麵,狠狠扇東瀛武士道一個耳光,這麼一想,他將手中太刀橫著一劃。

明明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卻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刺眼的刀光。

“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m.bg。

東條直樹握刀的右臂,被葉淩天一刀切斷,傷口鮮血狂噴而出。

東條直樹的麵色,瞬間煞白一片,這一次不是被嚇的,而是疼成了這樣。

大顆大顆的汗珠,從他額頭滾落,東條直樹想用自己完好的手臂,抓住右邊胳膊的傷口,然而下一刻,左胳膊也傳來一陣刺骨的劇痛。

葉淩天斬斷了東條直樹兩根手臂,可是這一切,跟東瀛人施加在小君身上的痛苦相比,又算得了什麼?

“你信仰的東瀛武士道呢?”葉淩天冷冷盯著東條直樹。

東條直樹渾身顫抖不止,鮮血從傷口狂湧而出,哪怕葉淩天不再動手,很快他也會因失血過多而死。

“混蛋,你做了什麼?不要羞辱我了,給我個痛快吧,給我個痛快!”

東條直樹被疼痛激發了勇氣,竟對葉淩天大喊大叫起來。

葉淩天依舊冷眼盯著他,冷聲道:“東瀛武士道呢?”

城牆上麵的小林弘,看出來葉淩天這是在趁機,羞辱東條直樹,也是趁機羞辱東瀛武士道。

他忍不了了,直接對著東條直樹後腦勺就是一槍。

哪怕親手斃掉東條直樹,小林弘也不想看著他,在葉淩天麵前出醜,他個人死亡事小,保全東瀛武士道的名聲為大。

下一刻,讓小林弘瞪大眼睛的一幕發生了,子彈到了葉淩天身前一米的位置,竟然頓住了,再也無法往前半分。

這一幕,就像是電影中的畫麵被靜止了。

很快,小林弘就反應了過來,葉淩天身邊應該有一層護體罡氣存在,這才讓子彈無法擊穿東條直樹的頭顱。

可是,小林弘隻聽過護體罡氣,防衛自身,哪有給他人施加防禦力的道理?

並且一般的護體罡氣,也冇有能夠防住子彈的能力,尤其是距離這麼近的情況下,子彈威力極大,很容易洞穿武者的罡氣。

葉淩天身邊,一層五行五色的氣流,比小林弘見過的任何護體罡氣,都要強大。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