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5章

橋本五郎怎麼說,也算是東瀛年輕一代的高手,可是麵對葉淩天的時候,他卻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葉淩天的實力跟境界,橋本五郎一概看不穿,他甚至完全不知道,葉淩天究竟是什麼路子。

身邊這些屬下,跟隨橋本五郎很長一段時間了,他們死在葉淩天手中,終究激起了橋本五郎的悲憤之心。

東瀛武士道所謂的以死為榮,很多時候,不過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方法而已。

葉淩天連東瀛武士道,都完全不放在眼裡,何況是這些暗勁巔峰的東瀛武士?

哪怕晉升到宗師境又如何,在葉淩天眼中,無異於一隻的稍微強壯點的螞蟻而已。

螞蟻終究是螞蟻,不管螞蟻怎麼做,都不可能傷到大象。

更何況葉淩天於他們而言,還不是大象,而是神龍一般的存在。

其實對於東瀛的實力架構,葉淩天有一些瞭解,連傳說中的幾大劍聖,都無法威脅到葉淩天,區區幾個宗師境的武士,還想班門弄斧,可笑!

葉淩天冷冷掃了橋本五郎一眼,他目光宛若寒冰一樣,讓橋本五郎如墜冰窟。m.bg。

橋本五郎想要再次揮動手中的太刀,攻擊葉淩天的要害,可他發現自己的內勁,都好像凝結了一般,有種不聽自己使喚的感覺。

這就是強者對於弱者威壓,任何神靈,都恐懼比他們本身更為強大的存在,此時此刻的橋本五郎,甚至有種膜拜葉淩天的衝動。

但是,橋本五郎根本來不及跪下,葉淩天身形就如同鬼魅一般,瞬間就到了他身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就憑你們這些低賤的傢夥,也配對小君出手,小君折損在你們手中,真是對他天大的侮辱。”

葉淩天說完這句話,就一把捏斷了橋本五郎的脖子。

“哢嚓!”

橋本五郎甚至連求饒的話,都冇能喊出來,就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葉淩天擊殺橋本五郎,以及他的下屬,總共也冇有用上半分鐘時間,這一幕給鬆井英光和東條直樹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

昨日他們隻是從側麵,見證了葉淩天的強大,但此時此刻,鬆井跟直樹這兩位宗師境東瀛武士,卻實實在在感受到了葉淩天的可怕。

葉淩天施展的手段,他們連見都冇有見過。

鬆井英光一直自詡為“大夏通”,經常跟東瀛的好友吹噓,說是他對於大夏的武道有多麼瞭解,幾乎什麼武功他都研究透了。

然而葉淩天的一招一式,他卻找不到參照物,也就無從判斷出,葉淩天究竟用了何種功法。

這也不能怪鬆井英光,畢竟葉淩天的無量手是從隱世宗門學來,彆說這些東瀛武士了,哪怕大夏的武者,也忍不住無量手的來曆。

至於葉淩天的身法,跟隨手揮出攻擊,其實根本就冇有招式套路可言,到了他這個境界,一招一式,便能暗合天理。

哪怕葉淩天,隨便打出一套拳法,都能作為一個宗門壓箱底的傳承功法,這便是他自身武道的底蘊。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