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章

以葉淩天的身份,又豈會在乎這種跳梁小醜?

但這樣的無視,讓劉岩怒火中燒,指著葉淩天的背影破口大罵:“臭小子,裝什麼裝,真當自己是什麼大人物麼?”

“砰!”

突然,一隻蒲團大小的巴掌,狠狠拍在劉岩的後背。

動手的人,正是衛雷。

刹那間,劉岩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根本無法維持身軀平衡,摔了個狗吃屎。

幸虧他是暗勁武者,如果換個人捱了這一掌,恐怕脊背都會被打斷。

“媽的!是誰?”

劉岩踉蹌著爬了起來,怒氣沖沖。

“大人懶得和你計較,但不代表你可以恣意妄為!若是再敢對大人不敬,讓你人頭落地,命喪黃泉!”

衛雷說著,猛地向前踏了一步。

“轟!”

凝若實質的殺氣,宛若長江決堤,洶湧而出。

劉岩直接被嚇破了膽,牙齒咯咯發顫,再也不複之前的囂張氣焰,一個屁都不敢放。

他雖然是暗勁武者,但哪裡能和衛雷這種......沙場上廝殺出的戰士相媲美?

而他這幅懦弱的樣子,落在旁人的眼中更是不堪,引起了陣陣嘲笑。

“臭小子,懶得和你計較,反正,你馬上就要死在宮本雄的手中!”

劉岩望著葉淩天的背影,心中暗暗詛咒。

......

很快,葉淩天就來到了山頂中央處的空地,與宮本雄遙遙對峙。

“宮本宗師,這傢夥......就是葉淩天!”

方八爺高聲提醒,眸中閃過陰鷙寒芒,彷彿得逞了什麼陰謀。

在他看來,蕭破軍已經被打斷了四肢,毫無威脅!

接下來,隻要乾掉葉淩天這個高手,那麼他一統東海的王者大業,就掃清了一切障礙,冇有任何難度。

突然,宮本雄望著葉淩天開口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殺死我的徒兒,還敢來挑戰我!”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眾人萬萬冇想到,宮本雄和葉淩天之間,竟然還有這一筆血仇。

葉淩天眼神銳利如刀,冷冷開口:“宮本雄,你非但打斷了我兄弟的四肢,還在東海肆意行凶,罪大惡極!”

“切!”

宮本雄不屑冷笑:“老夫不過是踏平了幾個武館,打傷了一些廢物罷了!更何況,老夫就算血洗東海武道界,你又能拿我怎麼樣?怎麼,不服氣?”

字裡行間,滿是毫不掩飾的挑釁之意。

遠處觀戰的武者,又氣又怒,憋屈無比。

“媽的!這個倭國佬,也太囂張了吧?”

“在咱們大夏的地盤,還敢如此狂傲,真不把咱們大夏的武者放在眼中?”

“若是不殺殺他的威風,咱們恐怕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

麵對這樣的挑釁,葉淩天的眸中,閃過一抹淩厲的鋒芒,就像是一把絕世神兵出鞘,鋒芒畢露。

緊接著,他猛地挺起胸膛,體內爆發出驚人的氣勢,聲音擲地有聲,直衝雲霄:

“宮本雄,任你如何強大,在我大夏境內作亂,就要付出血的代價!今日,這東海之巔,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犯我大夏者,雖強必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