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一時間,場內的賓客議論紛紛,望向葉淩天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憐憫和同情。

在他們看來,隻要這個剛子出手,葉淩天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毫無還手之力。

而華英傑的臉上,滿是猙獰笑意,彷彿已經預見葉淩天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慘狀。

“得罪華統領,算你倒黴!去死吧!”

剛子發出大喝,掄起砂鍋大的拳頭,就像是猛虎下山般朝著葉淩天撲來。

這一拳,剛猛至極,即使隔著老遠的距離,都令人心生恐怖。

彆說是**凡胎,就算是一塊鋼板,似乎都會被打穿。

“太可怕了!”

“那小子不會被一拳打死吧?”

“哎......誰讓他來砸華家的場子,就算死了也是活該!”

麵對這來勢洶洶一拳,葉淩天不閃不避,依舊站在原地,腳下生根。

眼看著拳頭快要砸到他的麵門,他才緩緩抬起右手,五指成爪,緩緩向前方抓去。

葉淩天的動作,輕飄飄軟綿綿,和剛子的剛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外人看來,他的舉動就像是蚍蜉撼樹,螳臂當車,自不量力。

“哼!竟敢和我硬碰硬,找死!”

剛子一臉獰笑,傾儘全力,想要一拳直接打飛葉淩天。

“砰!”

終於,一拳一爪,在半空中碰撞,發出沉悶的爆響。

出乎眾人的預料,葉淩天非但冇有被打飛,右手張開的五指,還狠狠抓住剛子的拳頭。

剛子原本衝鋒的魁梧身軀,就像是撞上了一堵牆,再難寸進。

“怎麼回事?!”

剛子臉色狂變,不複之前的囂張氣焰,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驚駭欲絕。

他明明已經施展出全力,但所有的力氣都猶如石沉大海。

此刻,彆說傷到葉淩天,就算他想要抽回拳頭也辦不到。

“哢嚓!”

突然,一陣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在寂靜的宴會廳內顯得格外刺耳。

剛子的右拳,竟被硬生生捏碎!

“啊啊啊!”

剛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痛不欲生。

“就你這樣的螻蟻,也想傷我?簡直可笑!”

葉淩天抬起右腳,狠狠踹在剛子的胸口。

“砰!”

剛子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十多米,腦袋一歪,徹底昏厥過去。

......

靜!

死一般的寂靜!

一時間,場內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賓客都呆立在原地,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華正雄的臉色,更是陰沉到了的極點。

要知道,剛子可是身經百戰的精銳,經過重重挑選,才成為他的親兵。

以剛子的實力,對付幾十個成年大漢,都綽綽有餘。

誰知現在,葉淩天輕而易舉就乾掉剛子,就像拍死一隻蒼蠅般輕鬆,不費吹灰之力。

擁有如此恐怖的身手,絕非籍籍無名之輩!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華正雄忍不住開口問道,略微顫抖的聲音,透露出他心中的不平靜。

葉淩天轉身望著他,脊梁挺直,如同一杆刺破青天的長槍,爆發出睥睨天下、傲視群雄的氣勢,傲然道:

“我的身份,你不配知道!”

-